美康养生网

人的身心健康和天有关系,和地有关系,更重要的是受人与人之间关系的影响,它们都会让你健康或者生病。

为什么绝大部分人不能活到120岁?

人生的悲剧来自于一脚踩刹车,一脚踩油门。

“和”并不是不共戴天,而是不同化别人,见人说人话,见鬼说鬼话,虎狼丛中也能立身。

梁冬: 前面我们已为大家讲过《四气调神大论》和《上古天真论》。这次,徐老师要为我们讲哪一篇呢?

徐文兵: 《黄帝内经·灵枢》的第五十四篇——《天年》。

《黄帝内经》是经过后人,特别是唐朝的太医令——王冰编辑整理的,我们现在读的这个版本就是他编辑的。一共有162篇,分成两部分:第一部分叫《素问》,第二部分叫《灵枢》,每部分81篇。

我们为什么跳着讲呢?作为一个已经读过《黄帝内经》,而且行医、教学多年的人,我是想给大家做一个整体的勾勒,让大家来找到一个高度鸟瞰《黄帝内经》。就是说,如果你按照《黄帝内经》162篇的先后顺序,一篇篇地去读,可能觉得有点乱,不知道路径。而按我们引导的方向去读,你就会很快知道《黄帝内经》到底对自己有什么用,好处在哪里。

按我们引导的方向去读《黄帝内经》,你会很快知道它到底对自己有什么用,好处在哪里。

比如,第一篇《上古天真论》是讲做人的道理——做人要做什么样的人,总结成两句话叫“亲近自然,回归传统”,或者叫“亲近传统,回归自然”,而且还揭示了几千年来都没有变过的那些人性的弱点,像“以酒为浆,以妄为常”等。至今这些错误现代人都还在犯,所以,不能尽其天年的人很多。

第二篇《四气调神大论》,我们讲的是“上知天文”,意思就是我们应该跟着天地、日月的变化规律走,否则就得不到老天的帮助,没有好下场。

第三篇是《金匮真言论》,我们讲了“天有八风”,说了季节的变化,以及从东南西北中五个方向吹来的不同之风对人的影响。最后讲到《异法方宜论》,完全就是在讲地理。这样,我们从“上知天文”就过渡到了“下知地理”。

“上知天文,下知地理”后呢?当然应该“中知人事”,或者“中知人和”!也就是说,中国道家要传承给我们一个道理:人的身心健康和天有关系,和地有关系,更重要的是受人与人之间关系影响,它们都会让你健康或者生病。另外,生病后该怎么治,它也有相应的方法。

人的身心健康和天有关系,和地有关系,更重要的是受人与人之间关系影响,它们都会让你健康或者生病。

我们把《黄帝内经》分成了三大块儿来讲。天文、地理讲完了,现在我们就要讲“中知人和”,或者是“中知人事”。

梁冬: 这就是《灵枢》里的第五十四篇《天年》。

徐文兵: 什么叫“尽其天年”?按中医的理论来说,人的一寿是60岁。60岁一个甲子,像2009年就是我们新中国的一寿。

学过《黄帝内经》,方明白60岁才是人生的开始。

那么,我们说的长寿是80岁。到了100岁,我们就说长命百岁。

什么叫天年?道家认为天赋给你的寿命叫天年,是多少呢?120岁,是两个甲子。

我们现在人到60岁就退休了,觉得自己好像整天没事干了,混吃等死。我们现在做过一个统计,60岁到65岁发病率是60%,死亡率是多少?40%,就那么高!这其实传达一种什么信息呢?很多人觉得退休了就等于歇菜了,人生就这样了。唉,就完了!但如果学过《黄帝内经》之后,他就应该明白,60岁才是人生的开始。

什么叫人生的开始?就是说60岁之前我为了孝敬父母,为了养育孩子,为了奉献给国家或者奉献给自己的单位,这是什么?贡献!为别人活着;退休以后呢?开始为自己活着。人要是真能做到为自己而活的话,他的身心应该是和谐愉悦的,因为生命是一个新的开始。我曾经陪着一帮八九十岁的老头老太太唱卡拉OK,人家就不是那种混吃等死的心态。

什么叫人生的开始?开始为自己活着。

《天年》讲的是什么呢?接着《上古天真论》中“上古之人,春秋皆度百岁,而尽其天年” 那句话后,《黄帝内经》在《灵枢》里专门选出一篇介绍人这个“天年”到底是怎么一个发生、发展、壮大、衰亡的过程,它告诉你到什么年龄段该做什么事,不该做什么事。其实归结成一句话就叫“中知人和”。要知两个——知己,还要知彼,那“彼”是谁呢?

“天年”告诉你到什么年龄段该做什么事,不该做什么事。

“彼”就是你周围的亲戚、朋友,甚至你的敌人,“知彼”就是掌握跟他们相处的方法。但是,在了解“彼”之前,你最应该了解的是自己。

梁冬: 说到这个地方呢,我其实心里面很期待啊!因为这可以让我们在很早的时候——比如三十多岁就能够了解到整个人生的这个不同阶段,而且有一个更宏观的鸟瞰。

梁冬: 我很好奇,《素问》和《灵枢》到底有什么区别?

徐文兵: 说到素问,说到这个“素”字,得先讲起中国人在哲学上的一个观点。比如我们经常说的一句话叫“素质”。

这个词我们经常说,但不知道它其实是道家里面一个很高明的哲学概念。你看啊,有个超市叫“易初莲花”。“易”——《易经》的“易”;“初”,“开始”的意思。有一句诗叫“妾发初覆额,郎骑竹马来” ,有没有人想过“易初莲花”的“易初”是什么意思?

“素质”是道家里一个很高明的哲学概

梁冬: 我以为是翻译的音而已。

徐文兵: 不对,纯粹的汉字。这个“易初莲花”的大股东是个泰籍华人,虽然入了外国籍,但骨子里流着中国文化的血液。“易初”什么概念?“易”就是世界开始、混沌未分的那个状态。

所以,道家管“易”那个状态叫“未见气也”,连气都没有,用数字表达就是零。“初”是什么状态?是气开始了,是第二阶段——“气之始也”。气凝固到一块儿以后就开始成形了,成为形的那个开始就是“始”。

石墨是碳,金刚石也是碳,但为什么表现出来的形——那些功能、性质等不一样呢?

那么,有形的东西,比如人,分子、质子啊,又比如说石墨是碳,金刚石也是碳,组成它们的那个最基本单位是一样的,但为什么表现出来的形——那些功能、性质等不一样呢?

梁冬: 对呀!石墨、金刚石都是碳分子组成的,但为什么它们的形态就千奇百怪、差别那么大呢?为什么金刚钻和铅笔就有那么大的区别呢?

徐文兵: 从最基本的组成结构上,石墨、金刚石是一样的,都是碳,六个质子、六个中子,但是它们分子间的结构不一样。我们知道,金刚石是最稳定的一个六棱形结构;石墨是平行的。由于它们分子之间内部结构不一样,导致它们表现出来的那个形状、状态就不一样,这叫 “质”(素质)不一样。

总结起来,道家认为世界上的事物的发生就四个阶段:我们看到的,有形有质的东西叫“质”,或者叫“素质”,这个阶段叫“素”。

世上事物的发生分四个阶段:易、初、始、素。

再往前分,它们的形一样,虽然表现出来的是金刚石和石墨,形式不一样,但它骨子里的东西是一样的,这是那个叫“始”的阶段。再往前推,不管什么物质,它最终都是一口气,这是“初”的阶段。再往前,最初级阶段就叫“易”。一共 “易、初(气)、始、素”四个阶段。所以,“易初莲花”讲的是最开始,世界的本源,是零和一。“道生一, 一生二, 二生三, 三生万物……”

《素问》问的是什么啊?就是第四阶段!因为它问到人的经、脉、肉、皮、骨这些有形有质的东西,先从 “臭皮囊”,从我们肉眼看到的、能摸到的东西开始问,这叫“素”。先从“素质”入手,然后就到 “形”——就是我们那个“开始”的“始”;再往前推,讲经络、讲气;最后,回归到灵,就讲神——“易”的阶段。其实,是倒推精气神。

《素问》是对生命中一些最基本问题的解释。

当然,可能有人对此也有别的解释,但我们认为,《素问》是对生命中一些最基本问题的解释,用互联网的话说叫FAQ,它是打基础的。

梁冬: 《灵枢》中的“枢”是指枢纽吧?

徐文兵: 是那个关键点。枢是门轴,你想开门,或者你想关门,那个门轴卡着不动,你是没办法的。而当你掌握了“轴”,就省力了,有巧劲了。我们常说“中枢神经”,说“枢密院”,政府架构里最中心的那个——地方机要部门,都是控制开合的,这叫枢。

“灵”我以前讲过,有个巫在底下通过嘴念咒语,做祈祷,祈求下雨,然后天上就下雨了。这是灵的繁体字(靈 )所表达的意思,是指人和天神沟通后发生的结果。那么,我们怎么通过触及有形、有质的东西,去触及到无形的、形而上的人的神和灵?关键点在哪儿?

“灵”是指人和天神沟通后发生的结果。

梁冬: 关键点就是枢。

徐文兵: 《灵枢》就是讲如何通过刺激人的穴位来达到调神目的的一本书。所以它还有一个名儿叫《针经》。《灵枢》绝大多数篇幅里面讲的都是经络穴位和针刺的方法。

《灵枢》就是讲如何通过刺激人的穴位来达到调神目的的一本书。所以它还有一个名儿叫《针经》。

徐文兵: 《天年》是《灵枢》的第五十四篇,虽然它讲的好像跟针灸穴位没关系,但却告诉了我们身心正常发展的最基本规律。所以,我觉得应该把它提前拿出来讲,目的是让大家知己——先了解自己是个人。

《上古天真论》说过,人的生理和心理发展有一个“七”、一个“八”的规律。比如“女子七岁,齿更发长……男子八岁,发长齿更……”

《灵枢·天年》讲的是人每十年里身体的变化以及容易出现的毛病和治法。

而《灵枢·天年》里则不管男女,都按年龄分段——大概十年一个周期,讲你每一个周期里身体五脏六腑功能的变化,以及容易出现的毛病和治法。

梁冬: 按正常来说,人一生应该有12个节奏(周期),因为天年是120岁嘛!书上就这么说的。但是,绝大部分人活不到120岁。

为什么绝大部分人活不到120岁?

徐文兵: “以酒为浆,以妄为常,醉以入房,以欲竭其精,以耗散其真……”

我现在倡导一个口号叫“清静自然,回归传统”。我发现,现代人出现疾病,导致过早的夭亡,这其实是生活方式有问题。而你之所以采取这种生活方式,实际上是生活态度问题。再往后推,就是价值观的问题——你认为什么重要,或者什么不重要。

所以,《黄帝内经》整篇都在告诉你该怎么去养生。

梁冬: 养生乃贵生。

徐文兵: 实际上,道家的很多书都在讲贵生。我在不同的场合,给大家讲课的时候就强调一个概念,叫“贵生”。什么叫贵?以和为贵。贵和富还不一样。某人到饭馆儿,把最贵的菜点一遍——这叫富人,有钱。但有些人到了饭店后,会想到今儿是什么季节,我什么体质,我处在什么地方,想好后才点几个适应天时、地利和自己体质的菜,这种人叫贵人。

有自知之明的人是谓贵人。现在犯贱的人太多,都是没有自知之明。

孔子说过一句话:“人贵有自知之明。”反过来说,有自知之明的人是谓贵人。贵的反义词是什么?贱。贵人的反面就是贱人,就是犯贱!我现在发现,犯贱的人太多,都是没有自知之明,没有自我的人。没有自我的前提是什么?根本就不了解自我。另外,就是认为自己不重要。

梁冬: 还有的人根本不知道有个自己,或者不明白:“我在哪里?” “为什么?”“我”这个东西很有意思。

徐文兵: 不知道“我从哪里来”,这叫集体无意识。

很多人活了一辈子,都是庸庸碌碌的,就这么活下来了。

很多人活了一辈子,都是庸庸碌碌的,就这么活下来了。所以说,人贵有自知之明。这是我为什么要反复强调唤醒中国人骨子里的贵族意识的原因。

我不说什么“我在培养贵族”,但是,中国几千年的文化传承,浸透在你的基因里,你走到哪儿,都得带着这个东西,需要被唤醒。怎么唤醒?

如何唤醒国人骨子里的贵族意识?

第一告诉人们,人贵有自知之明,平常要静下心来,关注一下自己,体会一下自己。我经常说,人要恢复知觉。好多人没有“觉”,吃香的、喝辣的,最后到医院一查,胃癌。

第二,不要无知,不要对自己一点不了解。比如,我问一些人:“你身体不好,是身不好,还是体不好?”人家说:“不知道!”他根本不知道身和体有什么区别。所以,要好好学学《黄帝内经》。

古人讲,不知医为不慈不孝,其实不知医也不贵。不知医,就不了解自己,就容易犯贱。怎么犯贱呢?今儿流行什么,就跟着去,瞎跟风。墙头草,没根儿!

心和意在打架。这是最可怕的一种生活方式。

这种人,别人说什么就容易信什么,你有根的话你就有判断,有鉴别,有取舍。没根儿的人表现出来是什么?来阵风就跟着走。今儿流行吃什么保健品,就吃。前段吃深海鱼油,现在又吃什么海参,过两天又吃蘑菇。这就是无知导致的。

我们讲“天年”, 第一就是让你“知己”,有自知之明,就是了解自己好不好。很多人得病,不是别人害的,也不是细菌、病毒害的。谁害的?自个儿害的。

学习《天年》,就是获取自知之明。

自己害自己表现出来是什么?活得就是两张面具,他做人说一套做一套,没办法。比如作为演员来说,我在台上演一个人,下来还是我,这没办法。但很多人是什么?言不由衷,词不达意。然后白天做出一种表情,晚上是另一种心态。这叫什么?心和意在打架。这是最可怕的一种生活方式。就是说,你体内有两个你,而且这两个你还在打架。这是一种什么?痛苦。

不知医,就不了解自己,就容易犯贱。

梁冬: 我们为什么痛苦?看看自己,安静下来问问自己,身体里面到底有几个“我”?

梁冬: 人很多时候之所以会得病,之所以自己把自己耗散致死,无知致死,是因为自己身体里面有好几个“我”,而且这几个我还互相掐。

人生的悲剧来自于一脚踩刹车,一脚踩油门。

印度智者克里希那穆提就讲过这个事情:人生的悲剧来自于一脚踩刹车,一脚踩油门。

徐文兵: 损耗特别大。有些人本来很痛苦,仍要强作欢颜;本来觉得一件事很搞笑,但又不敢笑。记得有个人告诉我说,多年前某一个祸国殃民的人死了,他特想笑,但在当时那种环境,他又不能笑。所以,后天的意识——理性老是在和身体的本性冲突打架。

本性被理性压抑久了,有的人很干脆,直接就自杀;还有些人整天处在这种内疚和自责的情绪、心态里头,慢慢折磨自己,把自己折磨死;还有人就是得病,叫自身免疫性疾病,自己分泌一种细胞——吞噬细胞,把自己的免疫细胞杀死。

梁冬: 其实是觉得自己活着没意思了。

徐文兵: 人身体里面有好几个自己。就像有些人突然做出一件事,别人都觉得莫名其妙,但就是他做的呀。

所以,我们一定要“贵有自知之明”。自知之明就是了解自己的身体,就是了解自己的气、能量,了解自己的心,了解自己的意,这就是我们的“素问”。

自知之明就是了解自己的身体,了解自己的气、能量,心、意。

在这个基础上,我特别强调:第一要贵自知,第二要贵生。把生命永远放在第一位,不要受那些腐儒的说教,什么“渴死不饮盗泉水”。该喝还得喝,它就是尿你也得喝,不能渴死。这是道家的观点。

把生命永远放在第一位,别信什么“渴死不饮盗泉水”。该喝还得喝,不能渴死。

梁冬: 而且在道德观念上,千万不要觉得自己好像很糟糕,渴了,不小心喝了“盗泉水”之后,啊呀,一辈子谴责自我,没必要。

徐文兵: 人活着一定要“贵生”。道家认为,你要是拿自己的宝贵生命去搏取一些身外之物的话,等于是拿宝贵的珍珠去打鸟——“以隋侯之珠,射千仞之雀”。这是我说的唤醒人贵族意识的第二个要素,叫“贵生”——生命第一位。

最后一个叫“和为贵”。就是说,我了解自己了,然后还能跟所有奇奇怪怪、形形色色的人和谐相处,这叫“和为贵”。有些人走哪儿都树对立面,到哪儿都制造矛盾,拉一派打一派;有些人走哪儿都一团和气。这个走哪儿都一团和气的人就是一个非常健康的人。

跟所有奇奇怪怪、形形色色的人和谐相处,这叫“和为贵”。

什么叫“和”?和的前提是不同,和的反义词是不共戴天、势不两立。我不同化别人,但是我见人说人话,见鬼说鬼话,虎狼丛中我也能立身。跟这些豺狼虎豹在一块儿,不会说我吃了它,它吃了我,我们还是那么“和”。所以这三点是唤醒我们中国人骨子里的贵族意识的要素。

“和”并不是不共戴天,而是不同化别人,见人说人话,见鬼说鬼话,虎狼丛中也能立身。

这里重复一遍,第一,自知之明,人贵有自知之明;第二,贵生,不要被其他的什么说教闹得把生命瞎献出去;第三,和为贵。为什么讲“天年”之前,我们要先讲这一篇,因为大方向在这儿。

梁冬: 原来讲这些和天年有关。所以我以前有个同学叫陈天年的,我没想到他名字那么有文化。

徐文兵: 将来咱们写本书,把所有的名人的名字给分析一下,把他的名、他的字分析一下,看看出自《老子》,还是《庄子》,还是《易经》?

梁冬: 我以后如果有小朋友的话,或者叫敦敏或者叫谨行,诸如此类,肯定要来自《易经》或者是《黄帝内经》,比如梁天年什么的。

徐文兵: 梁天年,姓梁,名天年,字敦敏,号什么什么子?

Tag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