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康养生网

看一个人的灵魂深处怎么样,就要看他妈妈是什么人。母亲的素质,决定一个民族的前途。

中医判断人死亡的标准是什么?失神!

很多人说,怀孕头三个月是不能告诉别人的,很多流产、小产都是发生在头三月,为什么?有可能坐不住神啊!

现在,很多人都得了失魂落魄的病,如同行尸走肉。 失眠、抑郁、狂躁等毛病,都和失魂落魄有关。

恶性肿瘤是怎么产生的?

有些人睡了一天,甚至八九个小时都很累,说明身体没有产生精,而具有产生这个精功能的,是一个魄。

经文:

黄帝问于岐伯曰:愿闻人之始生,何气筑为基,何立而为楯,何失而死,何得而生?岐伯曰:以母为基,以父为楯;失神者死,得神者生也。

黄帝曰:何者为神?岐伯曰:血气已和,营卫已通,五脏已成,神气舍心,魂魄毕具,乃成为人。

黄帝曰:人之寿夭各不同,或夭寿,或卒死,或病久,愿闻其道。

人之所以成形是以什么为基础

梁冬: 《灵枢·天年》开篇讲:“黄帝问于岐伯曰:愿闻人之始生,何气筑为基?何立而为楯?”请问什么意思?

徐文兵: 这是黄帝在向他的老师岐伯请教,说我“愿”。“愿”的意思就是各从其欲,各得所愿。它是带“心”字旁的,是发自内心、起心发愿的意思。“愿”还带个“原”字,就有想追寻世界宇宙本原的意思。黄帝有“愿”,“愿闻人之始生”。始是什么?形之始也,刚从一团气凝成了一个形。无形的水蒸气突然凝成小水珠,就那么个过程。那么,人在成形的那一刹那,是什么能量给他打下了基础?

人在成形的那一刹那,是什么能量给他打下了基础?

梁冬: “何气筑为基”?

徐文兵: 什么叫“基”?“基”和“础”有什么区别?

梁冬: 基和础肯定是不一样的!“基”的构成是“其”,下面是个“土”,而且土还埋在下面。“础”是底部出土以上的那部分,而“基”是土地以下的那部分。

徐文兵: 我为什么说中国人都有慧根呢?

梁冬: 我是中国人。

徐文兵: 你本身有遗传,但后来被蒙蔽了。因为我们毁自己的文化比外国人还厉害。

中国人本来都有慧根,但后来被蒙蔽了。

话说回来,这个“基”,我们一般叫地基,是埋在土下看不见的,但是你必须要夯。地基夯不实、筑得不坚固的话,你这个房子盖不高。“础”是什么呢?地上压着“基”的那个石墩。石墩上面有一个立柱,上面有一根横的大梁。“基”和“础”就有这些区别。

它们哪个是阴?哪个属阳呢?基是阴,因为在地下;础是阳,相当于我们说的“根本”。而“根”和“本”又不一样,“根”是埋在地下的,“本”是出土以后的那根树干,“末”是那条树梢。

“根”和“本”又不一样,“根”是埋在地下的,“本”是出土以后的那根树干,“末”是那条树梢。

所以,黄帝问的就是:当人成为人——始生,成形的那一刹那,靠什么来生存。不是说现在有胳膊有腿才叫成形,它最早就是一个成形的存在。

梁冬: 应该是两个吧,起码是一个精子,一个卵子。

徐文兵: 那还不是你,那会儿还没你呢。是它俩合二为一,成为一个细胞的时候,那才是你。

梁冬: 那这个所谓的人之始生,就是那个时间吗?

徐文兵: 当它俩结合成一个,合二为一的时候,才叫始生。它虽然是精子、卵子,但仍然还不是你。我们这么说吧,男和女组成了一个家,他们俩离婚了,虽然丈夫也在,老婆也在,但什么没了?家没了!家是什么?精气神。神到底是什么?是个和合而成的东西。离开谁也不成,但它又不是谁。

家是精气神!

梁冬: 这个家为什么成为家?夫和妻合在一起才有家,分开之后就没有家。这个东西我觉得经不起深想,一深想之后,会发现自己很不小心地触摸到了一个大问题——一个关于神的问题。

夫和妻合在一起才有家,分开之后就没有家。

徐文兵: 神是什么?我只能说神是一个合力,或者说是合作,是臟 腑合作产生的一种力。你说它是心?还是肺?中医讲心藏神,没有说心就是神。肝藏魂,肺藏魄,“神”就好像一个东西有重心一样,重心在那儿,但你不能说那个重心就是它。

“神”就好像一个东西有重心一样,重心在那儿,但它并不就指那个重心。

人 之始生,需要一个基础,万事万物都是如此。

梁冬: 您什么时候明白这个道理的?

徐文兵: 我是被周稔丰老师点破心结,然后开始静坐、站桩以后,慢慢开始明白这个道理的。

是谁为我们的生命提供外在的保护

梁冬: 什么是“何立而为楯”?

徐文兵: 黄帝这样问,说明他已经有一定层次了。他考虑到地下部分的“基”,然后是压着“基”的“础”,接着就是“是什么立而为楯的”?这个楯,有的地方念shǔn,但我们这儿读dùn的音,它相当于立在“础”上面的大桩子,这是块木头,古代把它当栅栏。你要建座墙,先得打地基,然后在地基上面插上木桩子,起一个屏蔽和保护的作用。

在这里,“基”是“根”,是给你一生提供源源不断能量的东西。黄帝就是在问,是谁在给他的“基”提供能量?又是谁给他的“基”提供外在的屏蔽?

是谁在给他的“基”提供能量?又是谁给他的“基”提供外在的屏蔽?

梁冬: 黄帝问的这个问题很深刻啊!

判断生死的标准

梁冬: “何失而死,何得而生?”

徐文兵: 读到这句话,我就想起少数民族的那些对歌。这些对歌都是一个人在问“黄河几道弯”,而另外一个人在回答。这里,黄帝是在问,判断一个人生死的标准 是什么——“失何而死,得何而生?”

梁冬: 翻译成白话就是失去什么就死了,得到什么就生了?

徐文兵: 但是,黄帝问的是一个倒装句。

他强调的是什么?何!你那样翻译过来就是强调的得、失。他问,到底什么是决定我们生死最关键的东西?损失了什么就要死亡,得到了什么才能生存?所以叫“何失而死,何得而生”。当孔子的学生向他请教生死问题的时候,孔子怎么回答?“未知生,焉知死” 嘛!为什么这么说?因为他自己都没活明白。

梁冬: 他连怎么活都没有搞明白,怎么会明白死是个什么问题呢?

徐文兵: 所以,孔子不敢碰死的问题。而且“子不语怪力乱神”——这些东西他都不敢谈。

孔子不敢碰死的问题。而且“子不语怪力乱神”——这些东西他都不敢谈。

梁冬: 其实,孔子是个《易经》大师,但是他从来不讲这个东西。

徐文兵: 我个人认为不是。孔子说:“假我数年,五十以学‘易’,可以无过矣。”证明什么?时间还不够呢。孔子学《易经》,“韦编三绝”啊,把捆书的牛皮绳都翻断了三遍。很下工夫,但磨砖成不了镜,《易经》不是说你“翻三绝”就能学通的事。

孔子不谈“生死问题”,或者说回避死的问题,他很巧妙地避开了。另外,孔子也不谈神,他说了“近鬼神而远之”,别碰他。我个人认为,这是孔子的一套教育传承思想和方法。所以,愣把儒家说成是“教”,说儒教是宗教,我觉得有点拔高。为什么?是宗教就要谈生死,就要谈鬼神。你如果不涉及,解决不了这个问题,或者不谈这个问题,那你就不能称为教。我觉得,孔子被后人人为地拔高了。对照一下《论语》,再看一下《黄帝内经》,我们就明白这一点了。

是宗教就要谈生死,就要谈鬼神。你如果不涉及,解决不了这个问题,或者不谈这个问题,那你就不能称为教。

到 底什么是决定我们生死最关键的东西?判断生死的标准到底是什么?

生命的长短、活力由谁决定

梁冬: “何气筑为基,何立而为楯?”这个问题岐伯是怎么回答黄帝的呢?

徐文兵: 岐伯一想,你问得干脆,我回答得也干脆;你问的是倒装句,我回答的是陈述句。黄帝问:哪股能量或者何气能给人“筑为基”呢?岐伯回答:“以母为基。”

就是说,你妈妈给你提供的精血,是构成你这辈子的精的基。中医称之为“根基”,俗话叫“身体的底子”。而你身体的屏蔽外邪、保护自己的气——“楯”来自于父亲给你提供的那个精血。

人身体的底子来自于妈妈提供的精血,身体屏蔽外邪、保护自己的气来自于父亲。

梁冬: 男孩子、女孩子都是一样的吗?

徐文兵: 都是一样。道家认为,我们从父母那里继承他们的精、气、神。精气,它有形的表现是:母亲的一个卵子和父亲提供的数亿个精子。另外,我们都认为有一个精子射中卵子以后,会成为一个受精卵,然后其他精子都死掉了,其实不是这样。

知道“间苗”吗?农民耕地时,都是一个坑儿埋两三粒种子,比如说玉米种子。等种子发芽,长出苗以后,挑一个最壮的留下,把别的给拔掉。这叫“间苗”。

梁冬: 就像那些风投,投了10家公司,然后发现有那么两三家公司值得培养,就继续保护,花大力气,其他都干掉,或者赶紧卖掉。

徐文兵: 人受孕,不只是一个卵子受孕,有的就有两个,或者三个,一般都是两个。在怀孕的过程中,人会选择一个强壮、没病的留下来,让它生长。还有一个呢?间苗间掉了。

梁冬: 那双胞胎是不是没被间掉?

徐文兵: 双胞胎不是这样。双胞胎有同卵双胞和异卵双胞。由一个受精卵裂变,又变成俩,俩变成俩人。一般的人是两个受精卵变成四个,四个变成八个,最终变成一个人。人家是裂变以后再裂变,变成俩,这叫同卵双胞——同卵双胞胎都长得很像。这不是间苗,是由一个受精卵发育过来的。还有的叫异卵双胞胎,或者是多胞胎。这就是说同时有几个卵子受孕,但是没间苗,就这么生下来了。

我们现在治疗不孕症,好多人都用一种促排卵的药,同时怀上二、三个孩子。其实,母体一般都是同时有两个卵子受孕,然后自动选择一个强壮的留下来,另一个就萎掉了。你间苗时难道会有什么恻隐之心吗?你会说,“哎哟,我怎么不该间它?”

我小时候,在我妈那个老家村里长大,很多经历对我影响特别大。我去锄地,这个很讲究手法,你要知道怎么干才能不费劲儿地把草锄了,得把那个苗留下来,还不能把地给踩实了,得留着那个虚虚的土壤。这是我亲自参加过的,把别的苗活生生揪下来,当时心里是有点不忍。但是为了让那个苗更好地生长,这样做是必要的。还有那葵花上面长着一颗头,结的葵花籽儿特别多,粒儿大也饱满。葵花长出五六颗头了,如果你不忍心掰掉其余的几颗,全留着,就只能用来插花了,别指望它最后结籽儿了。所以,要想结籽就只能留一个——保一个。

人怀孕和“间苗”其实是同样的道理。

有 的时候,为了生命的质量,我们必须舍弃一些东西。

“以母为基,以父为 楯。”说明什么呀?一个人的寿命长短是由母亲决定的。一个人的活力是不是充沛,是不是能冲、能杀、能打,谁决定的?父亲。所以,一个人外在流露出来的那个特征,属于 父亲;根儿里面、骨子里的东西,归属母亲。

一个人的寿命长短由谁决定的?母亲。一个人的活力是不是充沛、是不是能冲能杀能打?谁决定的?父亲。

梁冬: 所以,看一个人的灵魂深处怎么样,就要看他妈妈是什么人。

看一个人的灵魂深处怎么样,就要看他妈妈是什么人。

徐文兵: 有人说,“母亲的素质,决定着一个民族的前途。”

其实,不论男性还是女性 ,都是肾功能的一个体现。肾主封藏,但是膀胱叫“州都之官”——“津液藏焉,气化则能出矣”。所以,我们调治女性不孕症的时候,一般总选用足太阳膀胱经上的很多穴位。最有意思的一个穴位 叫昆仑穴——足太阳膀胱经的第六十个穴,它在我们脚的外踝高点的后面,就是那个凹陷处。还有最奇妙的一个穴在脚趾头外侧,趾甲那个角的外侧一点儿。这个穴是足太阳膀胱经的第六十七个穴——至阴穴。 知道它能干什么吗?校正胎位不正。本来,正常胎位是胎儿在母亲肚子里头冲下,但如果是横着或者头冲上的就叫横生倒产,这是要出问题的。

母亲的素质,决定着一个民族的前途。

头冲下,这个卦位叫否卦,就是怀孕状态。

昆仑穴,可以称为“送子观音”;而至阴穴,可以帮您肚子里的宝宝摆正调皮的身体。

梁冬: 一出生,头一转过来,这叫泰卦。

徐文兵: 所以,女性怀孕后胎位不正,要想矫正胎位,可以艾灸她的至阴穴。你一灸这个至阴穴,大概10~20分钟,再去做B超一看,胎儿转过来了。

我们后背还有一个至阳穴。在后背第七胸椎棘突下,是督脉上的一个穴。

一个女人子宫气化功能强不强,子宫是不是温暖的?决定她能否怀孕、顺产。现在很多人不孕叫宫寒不孕,一把种子撒在冰天雪地里,那不可能长。所以,一个气化功能好的女人必将给自己的孩子带来好处。

卫气在我们皮肤腠理之间,营气在血管里面走。

梁冬: 你看她生出来的小孩个个都是骁勇善战,这个就是“以母为基”。

徐文兵: 其实,构成你精血的那个“根基”是母亲提供的,“以父为楯”是说人的外在行为方式,特别是保护自己的外在“屏障”——卫气是父亲给的。“卫”是保卫的“卫”、保家卫国的“卫”。卫气在哪里?就在我们皮肤腠理之间。营气是在血管里面走的,荣气和营气是一个气,一回事。我们叫营养和荣养,荣和营是一样的。

一把种子撒在冰天雪地里,那不可能长。

如果一个人生下来弱智,同一天别人家生的孩子会说话了、开始爬了、开始坐了、开始走了,或者囟门都闭合了,他们的孩子总慢一步,根儿上从哪儿找?从妈妈那儿找。如果这个人表现出来的行为方式是老得病、老感冒,就要从父亲身上找。卫气的作用是这样。这就叫“以母为基,以父为楯”。

为什么会“生不如死”

梁冬: 为什么说“失神者死,得神者生也”?我觉得,中国字是很有意思的,像这句话你翻译过来看:失去神的就死了,得到神的就生了。你好像明白了,但还是不清楚。那神到底是什么?

“神”是一种合力。打个比喻,就是火点燃汽油后产生的那种光芒。

徐文兵: 神是个合力,就是五脏六腑一块儿工作时,会产生和谐共振——合力。好像我们打着一个小火苗,点燃汽油后产生的那种光芒,这叫神;没有火或者没有油,这个神就不存在。你有油和火,但没人来给你点这一下,汽油也着不起来。所谓神,就是“超乎于物质之上,超乎于形之上、气之上”的那个最早的推动力,它是 “引申万物者”。

《黄帝内经》有一篇文章专门讲什么叫神,它讲:“两精相搏谓之神”。当父精、母血合二为一的时候,神就产生了。我们经常说“搏斗”,什么叫搏斗?肉搏,必须要接触。合二为一的时候,那一刹那,一个新的生命诞生了——那就是你的神。

中医判断人死亡的标准是什么?失神。

中医判断人死亡的标准是什么?失神。我们经常说“失魂落魄”“行尸走肉”“魂飞魄散”,什么意思?丢一个魂不算死,丢两个魂也不算死,你如果把最重要的那个魂丢了,就真的死了,或者是生不如死。

梁冬: 哪一个魂最重要呢?

胎光丢了,就会生不如死。

徐文兵: 胎光。这是道家的思想。老百姓平常都说“三魂七魄”!那“三魂”到底是什么? “三魂”是三个代表着我们神的不同层次和不同功能的魂,最重要的那个叫胎光。

梁冬: 那另外两个呢?

徐文兵: 一个叫“爽灵”,它负责人的智力。我们说这个人有悟性、有根器、有天赋,这孩子很机灵,这是“爽灵”决定的。还一个叫“幽精”,它负责生殖、性欲、情欲。

举个例子:你失恋了,或者你离婚了,你对女人没有兴趣了,这叫你丢了一个魂——“幽精”;反应慢了,一加一等于二,二加二等于四得掰指头了——“爽灵”有问题了。但这俩丢了都没事儿,都还能活,我们说这人神还在。但“胎光”丢了,就歇菜了,就是行尸走肉了。

失恋了,离婚了,对女人没有兴趣了,你这叫丢了一个魂——“幽精”。

网上可以搜到一部小说叫《黄连·厚朴》。黄连,大家都知道是味中药。“朴”在这里作为中药来讲,念“pò”。

这本书是讲一个老中医给人看病的故事。有一个人来找老中医看病,老中医不看,说:“你准备后事吧。”病人最后要给他钱,他说:“对不起,我不收死人的钱。”这就是中医!他看到的是神走了,“胎光”没了。虽然那个人意识还在,还能算计,还能开会,还能吃、喝,但“胎光”没了,等于是生不如死了。就像有人把一只鸡的脑袋砍了,那鸡还能跑两圈呢!虽然它留下的那个魄还在,但魂没了。

反应慢了,一加一等于二,二加二等于四得掰指头了——“爽灵”有问题了。

《黄连·厚朴》原来是本小说,后来拍成电影了。谁演的这个老中医呢?“人艺”的朱旭,水平很高的一位老演员。当时,我看到这部电影中这一段的时候,就觉得有点儿吹了,我心想中医虽然好,但也不能瞎编。等我后来跟着老师学,对“气”有了一定体会后,我才知道这是真的。

而西医怎么判断人死亡呢?最早是判断心脏停跳,后来发现不对啊!一些心脏骤停的人过了十几分钟,又重新跳回来了,又活了,送火葬场路上或者去埋葬的路上,人又叫,又敲棺材了。

于是说这个标准不对,就又发明一个叫脑死亡。一宣布病人脑死亡,就跟家属商量,这个抢救没有什么意义了,是不是我们把呼吸机关掉?这一关不就没了吗?而其实那人早就没了。

但后来,在英国出车祸的那个刘海若,已经在英国这个那个医院治疗半天,结果认为脑死亡了,不可救药了,可人家回到北京,经过宣武医院治疗,最后又醒了。还有好多出了车祸被宣布为脑死亡的人,最后却被满怀爱心的亲人呼唤而醒。

中医判断人的生死很简单:得神者昌,失神者亡;得神者生,失神者死。

所以它这个标准老在变。其实,中医判断人的生死很简单:得神者昌,失神者亡;得神者生,失神者死。

梁冬: 前面,我们讲到了“何失而死,何得而生”,这是黄帝问岐伯的,然后岐伯就说,“失神者死,得神者生”。这就涉及到一个很重要的问题:怎么知道一个人得神或者失神了呢?

徐文兵: 看眼神!一般的中医都要“四诊合参”,望闻问切嘛!经常有人说这人是神医,其实神医不用其他,“望而知之谓之神”。历史上记载的神医就是扁鹊,扁鹊跟长桑君学完了中医以后,能够“视见垣一方人”,这叫望而知之。他在见蔡桓公的时候说:“君有疾在腠理,不治将恐深。君有疾在血脉,不治恐深。”到最后他说:“君之病在骨髓,司命之所属,无奈何也。”他“立有间”,在那站了一会儿,就知道你有什么病在哪儿,这叫超人的感觉能力,就是我们说的 “视”。

望而知之谓之神。

第二等医生是“闻而知之谓之圣”。比如,我听你说话,鼻子有点堵,“哟,您感冒了!”这是最基本的。另外,从你的言辞里带出的话进行判断,比如祥林嫂整天就抱怨:“我们家阿毛要活着的话,就该这么大了。”很多人也是整天唉声叹气,有的医生一听你说话,甚至打个电话,就能把你的病判断出来,这叫“圣”。

第三层次的大夫叫“工”。我们经常说:“上工治未病。”这里的“上工”指的是“良医”。这类大夫的特点是什么?问!通过设定不同的问题,针对不同的人,问病由、问病因、问病情,然后做出一个诊断,这叫“工”。

最低一层次的叫“巧”,他是“切而知之”。现在的人一说“望闻问切”里的“切”都认为是切脉,其实不对。所谓“三部九候”的按切,包括探查、摸你身体上的经络穴位。我们所说的切腹或者切背,都叫切,就是通过触诊来诊病。望、闻、问,都没有肉体接触,隔着肉体,隔着距离,就能诊断疾病,这几个级别都高。只有那个“切”的大夫,有了肉挨肉的接触才能了解到疾病。

现在的人一说“望闻问切”里的“切”都认为是切脉,其实不对。

所以,看一个人失神了没有,看哪儿?眼神。这需要修炼。我亲自经历过几档事,就是我的几个老师在诊病时手一指,就说这个人没了。后来那人果然就没了。

有一次傍晚,我跟着苏老师到街心花园散步,当时那儿有人在跳舞,只见老师对着那方向一努嘴说,某某人没了。我就仔细观察了一下那个人,我说什么叫没了?老师说,“神”没了。

所以这个望气或者是望神,在古代无论是中医或者是堪舆、风水师,包括一些大政治家都会用。比如楚汉相争时期的范曾,他是项羽的军师,刘邦在坝上驻军的时候,范增就望之有五色气。

梁冬: 有未来帝王之相!

有些病你能治,有些病你治不了,不是说中医见死不救,人家都是“司命之所属”,是阎王爷管的事,你在那儿又浪费人钱财,又耽误人时间,何必呢?

徐文兵: 中医认为,病人一进门,打眼的第一感觉非常重要。有些病你能治,有些病你治不了,不是说中医见死不救,人家都是“司命之所属”,是阎王爷管的事,你在那儿又浪费人钱财、又耽误人时间,何必呢?不如就像《黄连·厚朴》小说里面那个老爷子一样实情相告,让人早点儿安排后事。这才是很高明的中医大夫。

特别有意思的是,《黄连·厚朴》小说里,还描写了老中医和新中医的差别。当那个老中医跟病人如实相告后,病人很生气:“你说我活不过多少号?”老先生就说几号几号,然后那人就说:“行,那天晚上我在王府饭店宴请大家。”最后走的时候,他对老中医说:“你尽管没给我看病,但是你也很辛苦,我给你钱。”只听老先生说了一句:“对不起,我不收死人的钱。”本来,医生是一个职业,治病时他要替你担待一些东西,看病收费,天经地义;但如果一个大夫对病人说:“你看病我不收钱了。”那背后的潜台词是什么?你这个病没救了。

当病人从看病的北房出来后,见到老爷子的儿媳妇——在中医学院读书的一个新中医,她就安慰那个病人说:“唉!我爸老糊涂、老封建了,他这么说话您别在意!”结果到预言的那天,那人就没活过去,心脏病发作死掉了。新中医震惊了,老先生告诉她说:“他呢,心火已经没了,就是心神已经灭了,而那天又是一个肾水特别旺的日子,所以他就活不过那天。”

作为一个中医,如果你不讲“神”,光讲“精”和“气”,就没法搞中医了!

这事我们现在看起来就是传奇。不光是大家觉得,我作为一个从小跟母亲学中医、又是中医学院毕业的、还是工作多年的医生,当初看到这篇小说,我还认为是有点传奇或者瞎编。但后来经过这么多年,慢慢开始进入中医之门,亲自实践以后,我才知道什么叫神。

作为一个中医,如果你不讲“神”,光讲“精”和“气”——现在有的地方连“气”都不讲,不讲这个你讲什么呀?就没法搞中医了!干脆就做成别的算了。

医生是一个职业。治病时他要替你担待一些东西,看病收费,天经地义。但如果一个大夫对病人说:“你看病我不收钱了。”那背后的潜台词是什么?你这个病没救了。

梁冬: 也就是说,在有些地方只讲“物质”,不讲“物质能量的转换”是不全面的。

徐文兵: 所以说“失神者死,得神者生”,或者 “得神者昌,失神者亡”。

生命要以和为贵

梁冬: “何者为神”,神是什么呢?

徐文兵: 可爱的岐伯就回答了:“血气已和。”什么叫“血气已和”?首先,血气是不一样的!我们说和,首先你应该是不同的,就像水和火是不同的。

精血是谁提供的?母亲!或者可以直接说是——卵子!气是什么呢?

梁冬: 难道是爸爸的那股气?还是一种除了爸爸的气以外的其他气呢?说到“血气已和”,大家可能以为这个血气是胎儿自己的,其实很可能不是。这个血气是来自于母亲的那一部分,就是黄帝所问的“人始生”。

徐文兵: 人刚刚成为有形的那会儿,岐伯说,有神了、有生命了。为什么我们中国人说虚岁,我们算计你的年岁,不是从你出生那会儿开始算的,而是从受孕的那一刹那开始算,这叫虚岁。因为你已经是个人了,那会儿尽管你还没有形,眼不见为虚嘛!虽然你在妈妈肚子里没出世,但已经有神了、有生命了,就可以开始算了。

为什么中国人要算虚岁?为什么算计年岁不从出生那会儿开始要从受孕的一刹那开始?

所以,这个“血气已和”的意思就是:母亲提供的阴血和父亲提供的阳气达到了“阴阳和”。本来阴和阳首先是不同的,甚至是对立的。但在一种特殊状态下,“它们”(阴和阳)产生了一个 “和”的状态,阳气打破了阴血的壁垒——阴的静,因为阴主“闭藏”,属“封固”,需要打破后给阳气提供包容和涵养,这叫“和”。

再举个例子:老婆发火的时候,老公忍气吞声,这叫“和”;老公不高兴的时候,老婆就制造点儿欢乐气氛,这叫“和”。如果老婆发火,老公也在那儿摔杯子,这就叫什么?不和。所以,我们说的“血气已和”,除了有物质上的精子和卵子以外,还要看到背后推动它们“和”的那个能量。知道吗?我现在最反对的是人工授精。

我们说的“血气已和”,除了有物质上的精子和卵子以外,还要看到背后推动它们“和”的那个能量。

梁冬: 为什么呢?

徐文兵: 你知道为什么吗?精子去和卵子约会,小星星撞地球,背后的那个能量谁给的?

梁冬: 父亲给的。

徐文兵: 父亲给的。人工授精谁给的?那个气就不对。

梁冬: 但是我见到有一些人工授精出来的小孩长的还可以啊!

徐文兵: 所以这叫不自然。我反对所有不自然。至于你说好与不好,咱们几十年以后再看。就好像现在转基因食品一样,有人吃,有人不吃,但是,我建议您要是转基因,就标出来,让我们有一个选择,您别蒙我们!

我反对所有不自然。我建议您要是转基因食品,就标出来,让我们有一个选择,您别蒙我们!

另外“血气已和”也要求母亲提供的阴血一定要阴柔有涵养。也就是说,不要有一些着床问题。如果一个人宫寒,或者子宫壁太薄,受精卵便挂不住。

所以,“血气已和”是父精母血要达到一种“和”的状态的前提。“和”是和而不同,和平共处,共同存在。如果有些女人对精子过敏,这叫不共戴天。对精子过敏的表现是什么?性爱完了以后身上发痒,然后出红疹,同时阴道里面分泌出一些液体,把精子全部干掉,这种人很难受孕。这叫“和”吗?这不是“和”了,这整个一“敌人”。

“和”是和而不同,和平共处,共同存在。

『 和 』 是生命的大智慧,生命以 和 为贵。

梁冬: 会不会有一些女性对这个过敏,对那个不过敏呢?

徐文兵: 值得研究,但我碰到的案例叫精液过敏。还有的女人呢,就是没有血,没有那种阴血,表现出来的就是阴道干涩。这种人连性爱的整个过程都没法完成,更谈不上受孕了。所以受孕的前提是父精母血和——“血气已和”。

受孕的前提是父精母血和——“血气已和”。

生命是这样成形的

徐文兵: “血气已和”之后,紧跟着是“营卫已通”。继而在形的基础上,就有两套气在走,营气走的是血管里面,就是说胎儿已经开始有心脏了,也有搏动。

梁冬: 刚产生受精卵的时候,怎么就会有心脏呢?

徐文兵: 我们听着有胎心了,这个胎心就代表着营气通了;还有卫气——渗透在细胞间那种保卫自己的气,属阳气,也已经通了,它代表的是人体的十二正经通了。先有气,然后再有五脏,这就成形了,或者成质了。质和形都是一样的,都是一个细胞过来的。好比钻石和石墨的根儿是一样的,都是碳原子或者碳分子。但为什么表现出来心脏是心脏的样子、功能,肝脏是肝脏的样子、功能呢?素质不一样了!这是分阶段的。“血气已和,荣卫已通”到了“五脏已成”,这就发展到了素质。

营气走的是血管里面,卫气是渗透在细胞间保卫自己的气。

梁冬: 基本上已经长成了,就是各个脏都分清楚了。

白天和晚上神呆在哪儿

梁冬: 接下来叫“神气舍心”,是什么意思?

徐文兵: “气血已和”的时候,父精母血结合的一刹那,两精相搏就有神了。但是,神那会儿还不在心里面待着呢,因为开始还没心,还没地儿待。它待哪儿了?就待在细胞里面。

很多人说,怀孕头三个月是不能告诉别人的,很多流产、小产都发生在头三个月,为什么?有可能坐不住神啊!

很多人说,怀孕头三个月是不能告诉别人的,很多流产、小产都发生在头三个月,为什么?有可能坐不住神啊!

梁冬: 这叫“事以密成”,见光死嘛!

徐文兵: “神”未必要到你们家、未必要当你们家的人呢!你给我把房子盖好啦,我才往那儿一住。这就是我们成人的一个重要阶段,叫“神气舍心”!

梁冬: “舍心”的意思就是 “以心为舍”,“心”就是“神”待的宿舍。

徐文兵: 如果细分的话,白天,我们讲 “神气舍心”;到了晚上,那个神(魂)就藏到肝里面了, “肝藏血,血舍魂”,这时神就在血里面待着。

“舍心”的意思就是“以心为舍”。

徐文兵: 在胎儿发育的不同阶段,我们能看到:他开始是一个细胞,后来像个小蝌蚪,再后来像条鱼,最后还像个小猪,那是他的形变。道家还有个观点和理论: “三魂”里面,父母各提供了一个。

梁冬: 南怀瑾先生在讲《佛说入胎经》的时候,就提到过这个事情。

徐文兵: 三魂里面的第三个是谁提供给你的?

梁冬: 那我们先讲,父母各提供了哪一个魂?

徐文兵: 那个胎光不见得就是你父母提供的,有些人的胎光跟父母都没有关系。比如,两个很不怎么样的父母生了一个很聪慧的孩子,或者很漂亮的孩子,那个胎光就不是父母给的。孩子像爹多?像妈多?可能这孩子以后的行为、性格就像某一个。但有些孩子生出来,爹也不像、妈也不像,如此那个神、那个“神气舍心”就不是来自他父母的遗传,那就来自something!Some,some,some,somebody!我们姑且称之为“游神”。

古代讲胎教的时候,说父母做爱的那个时间、地点、环境是很有讲究的,要避开某些日子,避开某些地方。

所以,古代讲胎教的时候,说父母做爱的那个时间、地点、环境是很有讲究的,要避开某些日子、避开某些地方,就害怕有一些不好的游神进来。道家就有这么一种理论,我们现在就姑妄言之、姑妄听之吧!

梁冬: 前面呢讲到了一个很有趣的话题,就是这个“三魂”里面,父母各提供一个魂,还剩下一个魂呢,是从哪里来的?

徐文兵: 举个例子吧!有些人就记得自己的前世。

梁冬: 这个话题有点意思。前段时间我看到美国有一个比较严肃的科学杂志,它讲催眠术。弗洛伊德说催眠就可以看得见、记得住自己的童年,甚至是在子宫里面的样子,甚至是再往前推,用力过猛就推到上一世了。

徐文兵: 中国民俗对这个的解释就是:人首先要相信有轮回转世的。那么,转世之前呢,他就喝一碗孟婆汤,孟婆汤的功效是什么?忘掉,全忘掉!有些人就漏掉,没喝或者是喝完吐了,就带着前世的一些记忆转世进来了。

其实,我们每个人都有过一种感觉:有个新地方你来了,感觉仿佛来过;或者你看见一个人,遇到某件事,觉得以前好像涉及过,就有点时空穿越的那种感觉。

“神气舍心”的意思不是离开,而是以心为舍,把心当成家。

我觉得,以一种科学的态度来讲的话,应该对此现象客观地观察、了解,这就涉及到了形而上的一些东西——“神气舍心”。“神气舍心”的意思不是离开,而是以心为舍,把心当成家。

人的“魂”“魄”是什么样子

梁冬: 什么是“魂魄毕具”呢?

徐文兵: 这个很关键,我们说十月怀胎,不仅指的是他的肉形、气脉发展到一定程度,最关键一点还要“魂魄毕具”。

“魂”——胎光、爽灵、幽精,是人的一种非常高级的神的活动,它代表了神的最高境界。

梁冬: 前面我们讲到了三魂,有胎光,有幽精,还有一个叫爽灵。七魄是什么呢?

徐文兵: 我们为什么说这个人神魂颠倒,或者魂飞魄散?魂和魄的区别在哪儿?其实,我们说的“魂”——胎光、爽灵、幽精,都是人的一种非常高级的神的活动,它代表了神的最高境界。

我们经常说“野蛮其体魄”,说“这人很有魄力”,那么“魄”是什么东西?“魄”的层次比“魂”差一点儿,它指的是不动心、不动脑子的一种神经系统高级反射。比如,手碰到火炉子上,唰地收回来了,动脑子了吗?没动!等你说,哎哟,会烫我手哦,会起水泡,会感染,你再抽回来,晚了!另外,看见美女,忍不住多看几眼,并不代表你就爱上她了。这些都是人本能的一种反应。

“魄”的层次比“魂”差一点儿,是人本能的一种反应。

所以,控制体的那套东西,我们就称为“魄”。所谓增强魄力,其实是增强不过脑子的一种本能反应。我有一个学生,以前接篮球时,球砸在脸上才有反应。后来练太极拳,接篮球时再没砸过眼镜。为什么呀?魄力提高了。 “魂”和“魄”怎么写?

梁冬: “魂”是一个“云”加一个“鬼”;“魄”是一个“白”加一个“鬼”。

徐文兵: 那是什么意思?为什么两个字都有“鬼”?

本来应该在休息时出来的那种神叫阴神,白天的叫阳神,我们都称之为“鬼”。

白天,人表现出来的所有状态,不管是“魂”还是“魄”都叫神,它是申张的意思。晚上呢?在那个阴的状态中,神还在工作,但只是一部分在工作,有一部分就去休息了。谁去休息了?“魂”休息了。还在工作的那个叫什么?叫“魄”。所以,带个“鬼”字的意思是,本来应该在休息时出来的那种神叫阴神,白天的叫阳神,我们都称之为“鬼”。

“云”和“白”是什么?白,我们说你这个白话蛋,自白,说话的意思。云呢?古人云、子曰。“云”也是说话,它是个动态的意思。

在古代,还把“魄”叫月亮!新月出来了,露出个小月牙。亮的那边叫什么啊?叫“魄”。暗的那边呢?叫既生魄。比如说月亮从新月开始越来越大,变成满月(十五、十六满月)了,这叫生魄,月亮里面白的那一部分叫魄。然后,从满月又变成残月,这叫既死魄。

不管既生还是既死,月亮反射出太阳的那道白光,叫魄。神虽然睡觉了,但是还有一些余光在照耀着,还有一些在我们身体里面工作,这叫魄。

所以,观察一个人的魄,就要看他睡着后是什么样。那么,一个得呼吸睡眠暂停综合征的人哪儿有问题?魄有问题。

现在,很多人都得了失魂落魄的病,如同行尸走肉。

我们说失魂落魄,他丢了这个魄了。现在,很多人都得了失魂落魄的病,如同行尸走肉。

梁冬: 我以为就是打鼻鼾、打呼噜,痰多而已。

徐文兵: 不是。你想想他白天为什么不打呼噜?

梁冬: 侧着身睡觉,他就不打呼噜了,躺着就打。

徐文兵: 这个动作本身是清畅我们呼吸道的,它是人的一种本能反应。如果人清畅呼吸道的本能反应消失了,或是变弱了,他就好像被痰堵着,或者被小舌头压着了。这时候魄力不够,或者没这个魄力了。有些人睡着睡着就过去了,那是管心跳的魄有问题。

还有,你晚上吃完饭,第二天早晨起来又饿了,你的胃肠道是不是还在消、还在化?是不是也有一个什么东西在控制它?如果你头天吃完饭,第二天打嗝,还那个味,没消也没化,这说明什么?又丢了一个魄。

屈原说,“我有迷魂招不得”,那是他没找中医。

梁冬: 有些人的魄丢了还会回来的?

徐文兵: 招魂招魄嘛!屈原说,“我有迷魂招不得”,那是他没找中医。另外,头天喝水,第二天早上起来撒一大泡尿,正常。不起夜,就是肾气足,魄力也足。好多人晚上起夜,一次两次三次;还有人不起夜,做梦找厕所,找着了,哗就尿,尿床上了——又一魄出了问题。

现 在,很多人都得了失魂落魄的病,如同行尸走肉。

梁冬: 魄比较好的,找厕所找半天,可找着了,哎呀,裤子解不开,急哟!那就是还能控制嘛。

徐文兵: 还有一个魄是管性功能的。头天夜晚有性爱,没劲儿了,累了。第二天早上又生机勃勃,又来一次“晨练”。怎么恢复的?它又是个魄。岁数越大,这个魄力越差。有时候早上起不来,隔一个月以后才能起来,这个魄力又弱了。所以,观察人在睡梦中的表现,比如说我睡得热了,蹬蹬被子;我冷了,把边上人的被子扯过来盖,这也是魄。

一个人身上最关键的魄是什么——警觉。

一个人身上最关键的魄是什么——警觉。外面有点风吹草动,你看有些人睡得跟死猪似的,有些人就能感觉到这气。

梁冬: 这是好,还是不好呢?

徐文兵: 睡得过死、过敏感都不好。还有人敏感到什么程度——洗手间滴答水,他一晚上都睡不着。

梁冬: 那就是魄飞出去了?

徐文兵: 我们后边可以给大家讲讲不同的魄,它们都有不同的名字,而且很明显地带有一些动物的痕迹。

这些东西,你用现代科学或者什么现代心理学解释的话也可以。但是,中国人在很早时就认识到了这些形而上的人的心理、精神活动,而且把它分成了七大类,每个类都有不同的名字。从它们的名字就可以看出来,所谓的这些神经系统反射,带有很多动物本能。比如说,七魄里面有个魄叫伏矢,还有一个叫臭肺,臭就是那个 “嗅”。

一个健康的人是“魂魄毕具”,就是说“三魂七魄”都存在了。

总之,魄有七个名字,七个魄分别带有不同的功能。一个健康的人是“魂魄毕具”,就是说“三魂七魄”都存在了。

梁冬: 是物质产生神?还是神产生了物质?

徐文兵: 从大家能理解的角度讲,是先有物质,后有功能,在功能基础上产生的火花就是神。人有肉身,又是个活体,有运、有动,然后产生了情绪、思想、感情,这叫物质产生神。

女人制造卵子,男人制造精子,精子、卵子都是物质。但为什么有些人就没有精子?或者精子存活率低,数目也少,甚至活动度差,这一切都源自于生殖功能,我们称之为气。你有这套系统、有这套机器,然后你才能制造精子、卵子。那么,气背后是什么?谁让气制造出成千上万上亿个小蝌蚪的?到底是物质创造了神,还是神创造了物质?其实这不是矛盾的,而是一个圈儿。

到底是物质创造了神,还是神创造了物质?其实这不是矛盾的,而是一个圈儿。

《黄帝内经》在这儿就谈到了父母、血气,然后谈到了“神气舍心”。“神气舍心”这句话很熟悉,“上古天真论”里已说到:“故能形与神俱,度百岁乃去。”说我们的心就像一个小旅馆,我们的神就像一个客人,它住你这儿叫“舍心”。住在你家,你把它伺候好了,它就跟你多待一会儿,你的生活质量也高一点;伺候不好它呢,形和神就分开了。

梁冬: 经常换房子住的人,根据“天人感应”“天人同构”的原则,他藏在心这个宿舍里面的神会感到不安的。

徐文兵: 现在比较流行出国旅游,出国旅游有个什么问题?倒时差。

什么叫倒时差?现在科学解释叫生物钟紊乱,该睡觉的时候人家的天是亮的,你该起来工作了。什么叫生物钟?它由谁控制?中医生物钟就规划得更详细,比如说:早晨三点到五点,肺开始工作;五点到七点,大肠开始工作,排便;七点到九点,胃开始工作,吃早饭了。如果分析得更细,就是说你的魂魄在掌管这些事情。另外,长途旅行的时候什么被改变了?

人在高速飞行的时候是出神(神气没舍心)的。

梁冬: 身体改变了。

徐文兵: 你借助了一个能量,把你的肉身推到了另外一个时空。这时,谁没跟上?

梁冬: 那只能是魂魄喽!当年一个英国人在一本写他们去非洲的游记里面,说非洲原始部落的人也是这样,走一段路他就得停一停,说得让它(魂魄)跟上。

徐文兵: 我观察过,人在高速飞行的时候是出神(神气没舍心)的。因为神本来就好像是你兜儿里揣的一个东西,你要走时得带着它走,它如果掉在你后面,你就会出神的。还有的人不敢坐飞机,这些人也是出神。所以,这种东西你怎么解释它?它不是个物质。

神本来就好像是你兜里揣的一个东西,你要走时得带着它走,它如果掉在你后面,你就会出神的。

我曾为一个幽闭症病人做过调治。什么叫幽闭症呢?不敢待在一个密闭的空间里,一待着就觉得呼吸喘不上气儿。这人以前做过飞行员,开过飞机。你要是从理论或者是情感上解释他胆小、害怕的原因,解释不通。你为他做心理咨询,跟他讲怎么安全,怎么可靠——没用。什么问题?神气没舍心。他的神就是在外面飘着呢。所以当你给他调整生理,导引他的“神”归位后,他就没事了。

我给他扎针时,他都得开门,门不能关,甚至他边儿上还必须躺一个人。我们那里一般都是一个诊室躺一个人调理,他必须得跟别人一屋,还得跟那个人说着话,否则他躺那儿就觉得恐怖得要死,喘不上气来。这也叫神气没舍心。

这里插一句,关于“导引”,上次我们说“导 ”底下是个“寸”。有的朋友就跟我说古体字底下其实是个“手”,用手指给你正确的方向叫“ ”。在此感谢你们。

用手指给你正确的方向叫“ ”。

梁冬: 所以,“黄帝曰:何者为神?岐伯曰:血气已和,营卫已通,五脏已成,神气舍心,魂魄毕具,乃成为人。”换句话来说,一个人的形成是有阶段性的。

所谓修身,就是要为我们的魂魄提供一个安身立命之所。

徐文兵: 魂魄毕具,如果缺一两个魂魄,就得赶紧去修补。所谓修身,就是要为我们的魂魄提供一个安身立命之所,所以,修身非常重要。

现在,我们人都带着一个破碎的身、一颗破碎的心在外面混。外面有个风吹草动,马上就对自己的魂魄造成伤害。

现在,我们人都带着一个破碎的身、一颗破碎的心在外面混。外面有个风吹草动,马上就对自己的魂魄造成伤害,于是人都失魂落魄,而失眠、抑郁、狂躁等毛病,都和失魂落魄有关。抑郁的人,为什么最后觉得生不如死,非要了结自己?当他的神不在的时候,“鬼”进来了,鸠占鹊巢。你自个儿的家被“鬼”占了,“鬼”就会引导你走向灭亡,这也叫导引,但它指的是负面的那条道儿。

本来,人的生老病死、生长壮老是个自然的过程,但如果你中间出了问题,就启动了一个走向灭亡的程序,“趁早了结吧,你们这种人就该被淘汰”。

失眠、抑郁、狂躁等毛病,都和失魂落魄有关。

作为医生来讲,他是医者父母心,就觉着一个人不应该这么过早地消亡掉,然后想办法把病人体内存在的阴寒物质、能量和那种比意识还高、姑且称之为 “鬼”的东西去掉,让他的“神”又回到本位上。

人的生老病死、生长壮老是个自然的过程,如果中间出了问题,就启动了一个走向死亡的程序。

神是申张的,是主阳气、阳光的,神气是通天的,而“鬼”却引得大家归地。“鬼”者,归也,就是往下走。所以说,养生的最高境界是养神。

梁冬: 说到神这个东西,有些朋友就会觉得是不是太玄了?所以你能不能站在另外一个语言体系,比如说,西方或者是现代的语言体系中来讲讲神到底是怎么回事?

徐文兵: 正常人,都有求生的欲望,而抑郁症的人到了晚期,整天脑子里想的就是我怎么去死。在他们心中,死已经不成个问题,而是怎么死的问题。那么,促使他产生这种 “想死”的背后是什么?是不是一种能量?能量背后又是什么?是个念头。念头从哪儿来的?我们说只有阴寒的东西——物质,会产生一种阴寒的气,而这种气,会让你产生一种阴寒恶毒的念头。

阴寒的东西——物质,会产生一种阴寒的气,而这种气,会让你产生一种阴寒恶毒的念头。

有些抑郁症患者是先杀自己的家人、亲人,然后再杀自己。促使他们这么干的动机是从哪儿来的?这种阴寒的东西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吗?难道是突然天上有个人说“你去死,他去死”?不是吧,都是自己身上产生的。那么怎么产生的?我觉得还得从肉身着手来解决人的这些精神、情感等问题。

高层次的大夫,直接就把你这种阴寒负面的东西赶走就完了。首先是消灭它的根据地,然后切断它的营养——气血的供应线。

我接触的很多病人,本来怀着特别阴寒、恶毒,甚至要死的念头进来,出去后心情就变了。怎么变了呢?中间发生什么了?我把他身上阴寒的根据地和基础捣毁了。

梁冬: 什么东西是阴寒的根据地和基础呢?

徐文兵: 阴寒的痰、瘀血、气,这些东西聚到了人的心包和心那些臟 腑经络里面,就会让人产生种种负面的念头。当一个人心寒了以后,神气就没法在心里面待着了,他就老是特别沮丧,脑子里面就充斥着一种念头:逃离这里,不如归去!所以,就想一死了之。

阴寒的痰、瘀血、气,这些东西聚到了人的心包和心那些 臟 腑经络里面,就会让人产生种种负面的念头。

现在碰到这种病,有些人还这样劝人家呢——往开想。我说这整个就是耽误事儿。劝有用吗?其实病人早就知道,道理上都明白,意识层面上也懂。你得想办法怎么深入到人的内心,触动人家心神。

我有个病人,他说自己怎么跟那个盘丝洞的蜘蛛精一样吐那么多痰。他问我:痰从哪儿来的?我答:痰是你自己长出来的呀!如果你不吐出来,让它凝结成形,总会在某个地方出现。通过这种调理,他内心那些不好的念头没了,从此以后,再不记,不想了。所以,越调治这种病,我越觉得《黄帝内经》伟大!神奇!

“痰”也是我们自身长出的,如果不吐出来,让它凝结成形,总会在某个地方出现。

梁冬: 前两天,我站桩的时候感觉有气在心包经里走。当天晚上,做的梦都是特别好笑的,我都不知道是什么梦。

徐文兵: 咯咯乐,心气足就喜,心气太足了就会“喜笑不休”;心气虚则悲啊!心气虚了,梦见的全是分离的梦,跟人分离,然后丢钱包。

还有的人抑郁到一定程度,会梦见他认识的死人,梦里面知道那人已经死了,但又想不起来这人为什么又活了。而且有的人会梦见这个人要拉他走,然后,他说,我不走。

梁冬: 这说明什么呢?

徐文兵: 梦到的都是那种阴寒的东西,我们叫“鬼”。我最近调治了一个扎完针后上吐下泻的人。她最早是失眠,后来抑郁得特别厉害。她说失眠是因为她的一个哥哥突然遭变故去世了,自从参加完他的葬礼以后,她回来就睡不着,抑郁得不行。后来她跟我说,经过我的调治后,就觉得好像从梦中醒来一样,回家睡了几个好觉。她说梦见哥哥来拉她,她就推他,说她不去。我对她说:“你这病一定快好了!”后来,她果然慢慢地就不抑郁了。

刚出生不久的小孩子,气比较弱,有经验的老人就会说小孩子不要见生人。为什么产妇要坐月子,过了百天才出来呢?

如果负面的信息和能量进入到一些母亲的“基”不够、父亲的“楯”又不强的人身上,就容易出问题。刚出生不久的小孩子,气比较弱,有经验的老人就会说小孩子不要见生人。为什么产妇要坐月子,过了百天才出来呢?就是怕冲撞。

梁冬: 保姆和月嫂算是生人吗?

徐文兵: 不算。但是保姆和月嫂一定要挑健康的人,要感觉气的好坏。你现在不是站桩嘛,你应该能感觉到谁的气好,谁的气不好。

梁冬: 有时什么事发生之前,自己大概都有感觉。

徐文兵: 这叫“血气已和,营卫已通,五脏已成,神气舍心,魂魄毕具,乃成为人”。我建议大家没事的时候叨咕叨咕这几句话,对自个儿的心神不定、不安、不宁都很有好处。

“血气已和,营卫已通,五脏已成,神气舍心,魂魄毕具,乃成为人”。我建议大家没事的时候叨咕叨咕这几句话,对自个儿的心神不定、不安、不宁都很有好处。

健康的人不见得长寿,长寿的人不见得健康

梁冬: 黄帝又说了:“人之寿夭各不同,或夭寿,或卒死,或病久,愿闻其道。”他开始进一步问了。

徐文兵: 最早问的是根,现在往深里问了,这就是我们说的遗传的问题。当今科学也是这样,人得了病,一说都是遗传、基因的问题。

比如你得了糖尿病,说你有糖尿病基因;你肥胖,说你有肥胖基因。这就是那种浅薄的唯物主义者没招了,就从DNA上找原因,这些人就应该去上上哲学课。我有好多病人也问我:“你看我这病是遗传病吗?我妈高血压,我爸高血压,我也高血压,这不就是遗传吗?没招。”这种人的典型思维叫什么——有因必有果。

有基因,有遗传的可能性,你就会得这个病么?你要不给它提供条件呢?也不会得,是不是?

所以说有了父亲的气和母亲的血做为根基,但是你是否能健康?不一定!你妈长寿,你爸长寿,你就长寿吗?有因不见得有果。这不黄帝就问了,说我又发现:人活着,寿夭各不同。夭,夭折的夭。像“天年”那个“天”上面是一横杠,这夭是一撇。

你妈长寿,你爸长寿,你就长寿吗?有因不见得有果。

梁冬: 对,平常没认真看,真的很有意思啊,为什么夭和天写得那么像呢?

现 在猝死的人太多了,一下就没了。其实没有偶然,没有突然,只有必然,是慢慢积累起来的。

徐文兵: 嗯,本来该尽其天年,结果中间打了个折扣,一下就变成夭。以前说小孩子死了叫夭折。其实我告诉你,寿和夭是反意词。“寿”我说过,活过60岁为一甲子,就过了一寿。活两个甲子叫尽其天年。你要没活过60岁都算夭折。

活两个甲子叫尽其天年,你要没活过60岁都算夭折。

要是死在女人身上呢?那碰到妖精了,“夭”加个“女”字边——“妖”精。其实这就是说“以酒为浆,以妄为常”。虽然你爹妈给你的精血都很足,但你瞎折腾,这就导致人的寿夭各不同。所以黄帝问:我发现人有的活的长,有的活的短。“上古天真论”是怎么说的呢?“上古之人,春秋皆度百岁,今时之人,年半百而动作皆衰者,何也?”

虽然你爹妈给你的精血都很足,但你瞎折腾,这就导致人的寿夭各不同。

黄帝在这儿又问了,“人之寿夭各不同,或夭折或猝死。”猝死就是看着好好的,一下就没了。

梁冬: 有两种,一种是自己突然那个了;还有一种就是外界的某些因素。

徐文兵: 那叫暴死。外界那个就不好说了,原因更大。我们就说人为什么会猝死吧!现在猝死的人太多了,比如因心脏病,或者脑血管病,一下就没了。其实没有偶然,没有突然,只有必然,是慢慢积累起来的。你说有的人活的长,有的人活的短,有的人突然就没了,有的人尽管活的也挺长,但一直是个病秧子。

现在猝死的人太多了,比如因心脏病,或者脑血管病,一下就没了。其实没有偶然,没有突然,只有必然,是慢慢积累起来的。

曾经有人问我:“徐大夫,您说健康人是不是就长寿?”我说可不是,健康的人不见得长寿,长寿的人不见得健康。这就是很有意思的一个事情。

有些人尽管病久,但活得很长。这里面又是什么原因呢?

很多很健康的人,为什么会突然暴死?因为他们虽然汽油也足,管道也通畅,但哗一下燃烧,就愿意灿烂地活一下,这是他们追求的价值观,所以就会早死。而有些人尽管病久,但活得很长。这里面又是什么原因呢?黄帝说“愿闻其道”。“道”呀!

梁冬: 这个“道道”在哪儿呢?岐伯曰:五脏坚固,血脉和调,肌肉解利,皮肤致密,营卫之行,不失其常⋯⋯”原因很长,慢慢来吧,一句一句来。

徐文兵: “上古之人其知道者,法于阴阳,和于术数,食饮有节,起居有常,不妄作劳。”知“道”,“道”是什么?

道是最高境界。

梁冬: 这个问题很有意思!我们已经讲这个《黄帝内经》这么长时间了,但实际上有些问题并没有真正的深入进去,比如说神和道这些东西。什么是道?我们都知道黄老之术,《黄帝内经》和老子似乎一直以来就是一个系统的。

徐文兵: 你说的是黄老之术。

梁冬: 对!黄老黄老!还有黄老之道。

徐文兵: 道是最高境界。

三魂七魄

梁冬: 前面,我们讲到了“三魂七魄”。三魂和七魄一般人都知道。但究竟是哪三魂呢?

徐文兵: 一个是“胎光”——你的生命之光,是你的元神。它没了,人就没了。另外一个是爽灵,它决定你的机灵程度或者说智力、慧力。人有没有慧根?这是“爽灵”决定的。

“胎光”——你的生命之光。人有没有慧根?这是“爽灵”决定的。

梁冬: 说到这儿,很多父母就会问一个问题:中医有什么方法可以开发小孩子的“爽灵”, 也就是增强他的智力呢?

徐文兵: 首先,要把外界影响他、伤到他的因素给除掉。磨砖成不了镜,他本来就不是那块料,吃这个、那个的什么东西,最后把他弄得机灵了,不大可能,他有他的天性。所以,孩子从小我们就应该观察、顺应其天性,为他设计一条人生之路,而不是说从小就人为地要把他弄成什么样。现在很多人给孩子瞎吃,反而把孩子活活地吃坏了。

中医有什么方法可以开发小孩子的“爽灵”, 也就是增强他的智力呢?

梁冬: 教育以人为本。

徐文兵: 这也叫“爽灵”。第三个魂叫“幽精”。听这名字有什么感觉?

教育以人为本,这也叫“爽灵”。

梁冬: 觉得很飘渺。

徐文兵: “曲径通幽处,禅房花木深。”阴暗的、晦暗的、潜藏的。它其实是决定了一个人的性取向、性癖好。决定了你爱什么样的人,会对什么样的人一见倾心,也决定了人的生育能力。有人为什么会出现一些奇奇怪怪的性变态行为,就是从这儿来的。

“幽精”,决定了你爱什么样的人,会对什么样的人一见倾心,也决定了人的生育能力。

梁冬: 弗洛伊德说,性变态跟童年的某些压抑有关。

徐文兵: 那是他的看法。道家认为这些都是终生不变的。什么叫神?什么叫心?这些天赋的东西终生不会变。所谓意识,或者叫mind,说的是人出生以后后天教育给他的东西。还有人说,小时候把男孩当女孩养,最后男孩就变成了那种性取向。那只是一小部分原因,可能这种人的“幽精”属于墙头草,可以这面,也可以那面,不是也有双性恋嘛,这是被诱导的结果。但有些人就是固定不变。

道家看这个事很达观,叫 “各从其欲,皆得所愿”。你先发现他是什么天性,然后照他的天性去培养就可以了。有的人看到了很不自然的事,就想改变自然,愣想把人家给转回来,把人看成是精神病,要给人治。怎么治呀?当你有这种性冲动的时候,你就弄根猴皮筋儿弹自个儿,就是让你产生巴甫洛夫的条件反射,一想起这个就疼,一疼就不想,这就是“人定胜天”。

道家讲究教育孩子是发现他是什么天性,然后照他的天性去培养就可以了。

梁冬: 现在,从大环境上来说,大家思想比较开明了,都承认这是一个客观现实,各从其愿嘛!

徐文兵: 性取向有问题的人都是“幽精”偏异性那边的人,这种人“爽灵”都特发达。道家也发现是这样,我接触过的有些病人也是如此。

梁冬: 说完了 “三魂”,还有“七魄”。其实,魂和魄是不一样的。

徐文兵: 魂比魄高级。按道家的观点,你在静坐内观的时候,能体会到魂,它是着红色衣冠的三个小人,在心这儿。

魂比魄高级。

我们碰到一些陌生人的时候,会有些不安全感,这是人的本能。而碰到自己心爱的人,会拥抱一下,这是魂在相聚。

七魄的层次要比三魂低,而且明显带有一些动物的残留信息。从七魄的名字也能看出来,有的叫“伏矢”,有的叫“尸狗”,像狗一样。而且七魄的颜色是黑的。

七魄的层次要比三魂低,而且明显带有一些动物的残留信息。

梁冬: 那到底七魄是什么样的东西?从中国道家或者《黄帝内经》的讲述里面,它又是如何演绎的呢?

徐文兵: 道家说魂是三个人形的东西,而七魄是动物形的。有的像狗,有的像没发育好的鱼,它的反射相当于人的神经反射,不过脑子、不动心。

看见美女你多看一眼,这是动魄了;你若真爱上她,那就是动魂了。

举个简单例子,看见美女你多看一眼,这是动魄了;你若真爱上她,那就是动魂了。

魂是红色的,人形,层次比较高。因为人是经过几亿年、几亿万年,从一个三叶虫,小虫子,逐步像条鱼、像头猪,这么一步步进化过来。说白了,我们有兽性,有动物的本能。很多人讨论“人之初,性本善还是性本恶”,我说那得看你的魂的力量大,还是魄的力量大。你不能说逮着一个人,囫囵吞枣就说他是善或者恶,不见得。

很多人讨论“人之初,性本善还是性本恶”,我说那得看你的魂的力量大,还是魄的力量大。

七魄之“吞贼”

徐文兵: 我建议大家晚上日入而息,要沉睡。因为根据人清除体内异己的功能(现代医学说的免疫功能)来说,身体工作一天了,会有不少外界的虚邪贼风或者叫病毒、细菌的东西进来,而清除它们的最好时机就是晚上睡觉的时候。

有一个魄专门负责这事,它偏于动物的本性,专门在夜间清除身体有害物质。你知道那个魄名字叫什么?

梁冬: 杀毒软件。

徐文兵: 它叫 “吞贼”,“吞”,狼吞虎咽的“吞”;“贼”,虚邪贼风的“贼”。人的免疫系统里面有个细胞叫“巨噬细胞”,看见身体里有细菌病毒了,就把它吞噬,所谓“吞贼”。

神魂颠倒的意思是白天魂出来,晚上神出来,这就把整个系统搞乱了,该“吞贼”的时候吞不了贼,久了,“神魂颠倒”的人身体就会长出异物。

有一个成语叫“神魂颠倒”,什么意思呢?神是什么时候工作?白天;魂是晚上工作,神晚上是休息的。所以,神魂颠倒的意思是白天魂出来,晚上神出来,这就把整个系统搞乱了,该“吞贼”的时候吞不了贼,久了,“神魂颠倒”的人身体就会长出异物,先长个良性的这瘤那瘤的,脂肪瘤、神经纤维瘤、乳腺增生、子宫肌瘤、卵巢囊肿……全是异己。为什么长出这些异己分子啊?“吞贼”的功能被削弱了。该让吞贼出来“吞贼”的时候,你老人家干别的去了。

梁冬: 所以,大家还是应该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该睡就睡。

徐文兵: 有些人为什么长一恶性肿瘤?你想想,它是个有形的物质。怎么来的呢?前面是一个无形的能量。再往前,是一种信息——或者是感情,或者是不好的情绪。

恶性肿瘤是怎么产生的?

人肯定每天体内有异己的东西进来,要产生这种垃圾。你看很多人平复情绪,都是在睡梦中完成的。我们都爱说的一句话叫“祝你做个美梦”。本来想捡个钱包,晚上做梦捡了,第二天心情挺好。我的很多病人有郁怒发泄不了,因为他白天不可能发泄。

有个病人跟我说她昨天做了两个美梦,我说是中彩票还是怎么?她说不是,她说她终于对着欺负自己20多年的那个大姑子(他们家庭不和,原因就是丈夫的姐姐老是干涉他们家的事)说了一句憋了20多年的话。在梦里,她对着大姑子说:“你去死吧!”这叫什么?人体自我修复。当我们把她魄的功能慢慢修复好后,体内的坏情绪、脏东西就被“吞贼”全部干掉,人又活得清爽了。

很多人平复情绪,都是在睡梦中完成的。

不 好的情绪、感情、气,会变成有形的物质。恶性肿瘤就是由此而生的。

七魄之“尸狗”

徐文兵: 第二个魄叫“尸狗”,尸体的“尸”,“狗”就是我们可爱的狗。

梁冬: 有的人睡不着,有的人又不易醒,都是尸狗出了问题。

有的人睡不着,有的人又不易醒,都是尸狗出了问题。

徐文兵: “尸狗”什么意思呢?这个狗在看家护院时它非常警觉。狗前面加了个“尸”,“尸”和“狗”本来是很矛盾的,但其实代表人的一个魄,就是说人即便睡着了,他对周围也是有感知的。你这个魄力好的话,外面有人敲门或者有人要偷你家东西,它就有警觉。但它如果出了问题,就会出现两个极端。

第一个极端是过度警觉。洗手间的马桶滴了点水,就睡不着。然后,明天早晨6点要早起,结果一晚上都不睡,上个闹钟也起来半夜看看;另一个极端是过度不警觉,睡得跟死狗似的,沉睡不起。平时,我也能接触到这样的病人。一看, 都是“尸狗”出问题了!

有的人过度警觉,马桶滴滴水就睡不着觉。另一种是过度不警觉,睡得跟死狗似的。哪个魄出问题了——尸狗。

梁冬: “尸狗”怎么调呢?

徐文兵: 任何这些神、灵、魂魄的病,都要治心。心就像一个指挥家一样,调整整个身体节奏——“君主之官,神明出焉”。其实,这些高级层次上的病,全都是心病。人到了魂魄出现问题的时候,就病得不轻了!

人到了魂魄出现问题的时候,就病得不轻了!

七魄之“除秽”

徐文兵: 七魄里面还有一个挺有意思的魄叫“除秽”,大扫除的“除”,污秽的“秽”。

晚上9点到11点(亥时)是三焦工作的时间,这时睡觉的话,“除秽”的功能会发挥到极致。

梁冬: “除秽”和 “吞贼”有什么区别呢?

徐文兵: “贼”是外贼,“秽”是内秽,自己代谢产生的废物。我经常跟大家说,人最好的睡觉时间应该是三焦工作的那个时间。三焦又叫胰腺。洗手的那个东西叫什么?胰子。把手洗干净,是不是除秽呀?

晚上9点到11点(亥时)是三焦工作的时间,这时睡觉的话,“除秽”的功能会发挥到极致。

梁冬: 所以,老年人要想长寿,看完《新闻联播》就睡。

徐文兵: 现在江河污染比较严重,就好像我们身体里面血液被污染了一样。有些人血液里面出现很多油脂,有些人还有什么尿酸。怎么尿酸跑到血里面去了?五脏本来藏精的,现在五脏变成了“脏”,脏器藏污纳垢,血液污秽。

有的人活着活着,眼睛就变污浊了。这些秽物为什么留在你体内?为什么有些人出现便秘,尿不出来,或者大便不痛快?因为你的一个魄——“除秽”出问题了。

我们看小孩子,眼睛那么清澈明亮。而有的人活着活着,眼睛就变污浊了。这些秽物为什么留在你体内?为什么有些人出现便秘,尿不出来,或者大便不痛快?因为你的一个魄——“除秽”出问题了。

七魄之“臭肺”

徐文兵: 还有个魄叫“臭(xiù)肺”,或者“臭(chòu)肺”,它对呼吸有调节作用。“臭”是“嗅”觉的“嗅”去掉口字边,其实就是“臭肺”。另外,人睡着了以后还有呼吸吧?有“呼”有“吸”。还有那个休息的“息”字,很多人就不认识。有人说:“徐大夫,我休息不好。”我说:“你是休不好,还是息不好?”

“休”是肉身放倒了靠着树,靠着个木。“息”是说健康的人呼和吸之间是有停顿的,这个停顿叫息。

“休”是肉身放倒了靠着树,靠着个木;“息”是说健康的人呼和吸之间是有停顿的,这个停顿叫息。息越长,说明肺活量越大,或者是吐纳呼吸的功能越好。

不健康的人是什么?上气不接下气,根本没有停顿。没有息,就是“生命不止,战斗不息”。

不健康的人是什么?上气不接下气。根本没有停顿,没有息,就是“生命不止,战斗不息”。

人在睡着以后,这个呼吸功能很有意思,它同时受两套系统支配。而像我们其他的功能,比如心跳、胃肠蠕动是受心神控制的,或着说受魂魄控制,它们不受你意识控制,你不能说我的心跳快点、慢点吧。但是,这个肺它同时受两套系统控制,你可以不管它,它自己在那儿呼吸,你睡着了它也可以呼吸;你也可以用意识控制它,就是喘喘气,调调。

这个肺它同时受两套系统控制,你可以不管它,它自己在那儿呼吸,你睡着了它也可以呼吸;你也可以用意识控制它,就是喘喘气,调调。

所以,肺正好是我们的心神(天赋的心神)和后天意识中间的一道桥梁。如果想要心神被影响或不受影响,怎么办呢?通过调整呼吸、调息,搭个桥过去就行了。

梁冬: 很多人晚上打呼噜,打到一半突然停在那儿,很吓人的,你得赶紧摸一下。

徐文兵: 这叫呼吸睡眠暂停综合征,现代医学的名词。其实就是我们的“臭肺”不工作了之后,开始是呼吸暂停,结果是心跳骤停。

梁冬: 其实,平常很少有人注意到自己呼和吸之间这短暂的停顿。

徐文兵: 没有。关于“息”,很多人不认识这个字,包括我。我最近几年研究汉字,后来读南怀瑾老师的书,人家给我一下指清了,息是呼和吸之间的停顿。我突然意识到原来如此。

息是呼和吸之间的停顿。

梁冬: 人生也就在这一呼一吸之间。孙思邈老先生就讲过,人一生一天有多少吸,一年有多少吸,都是有定数的。

徐文兵: 心跳、呼吸都有定数。明白呼吸真谛的人就是那种非常缓、不急的人,包括心跳相对慢的人,他们都是长寿的人。呼吸急迫、窘迫、上气不接下气的人,甚至张口抬肩去喘、去哮的人……这些人都活不长。

明白呼吸真谛的人就是那种非常缓、不急的人,包括心跳相对慢的人,他们都是长寿的人。

梁冬: 刘力红老师曾经讲过这件事情,他说人生中什么叫“气数”?就是呼吸的次数。

徐文兵: 你呼吸得短,那么你的整个数量就用得快,很快就没了。所以,很多人经脉通畅以后,他的呼吸都能透得很深,就是一口气下去到脚后跟了。我们现在人都是什么?呼吸很浅表,最后一口气捯不上来——咽了气了。

“气数”?就是呼吸的次数。

梁冬: 提醒大家,如果有意识地想到自己正在呼吸,你就是一个人。平时请尽可能地把气往下引,坚持下去,如果气不能到脚后跟,起码能够到丹田。如果不能到丹田,起码能到肚脐眼。

徐文兵: 总结一下,前面讲到了最重要的一个魄叫“臭肺”。只要你有打呼噜、憋醒,甚至心脏骤停的问题,都要好好调这个魄。

七魄之“雀阴”

梁冬: 有一个魄叫“雀阴”,它是干什么的?

徐文兵: 你看它是怎么写的?麻雀的“雀”,阴阳的“阴”。

梁冬: 古人取名字很有文化啊!这是不是跟鸟有关的一种本能?

徐文兵: 这个魄呢,就是让我们的生殖功能在晚上得以恢复。有人说,那是不是女性没有“雀阴”?不对。男孩子的阴茎我们叫小雀雀,女性的那个阴蒂也相当于是雀,它也是个小突起。

要记住,人的性功能是在晚上日入以后,通过魄的工作恢复起来的。

人的性功能是在晚上日入以后,通过魄的工作恢复起来的。

梁冬: 人家说做夫妻运动要在睡前,然后睡一觉,第二天就好了。

徐文兵: 如果一个人的魄力,也就是“雀阴”功能好的话,头一天有这种欢爱,第二天照常“性致勃勃”,功能恢复了。

要是“雀阴”的功能弱了,可能一周以后你才能“性致勃勃”。再弱一点,一年,甚至再弱的话就起不来了,这说明这个魄力弱了。还有人的表现是功能不仅衰弱,而且有外面的邪气进来。

如果一个人的魄力,也就是“雀阴”功能好的话,头一天有这种欢爱,第二天照常“性致勃勃”,功能恢复了。

梁冬: 那是什么呢?

徐文兵: 性梦。《伤寒论》《金匮要略》对这方面都有论述,我的病人里面也有这种情况。就是说男人梦遗,在梦里面云雨一番。

《红楼梦》里面有个贾瑞,单相思爱上了王熙凤,王熙凤又毒设相思局,给贾瑞约上,然后让人家冻一晚上,还给人身上泼粪,最后闹得那哥们儿落荒而逃,那叫落魄,弄得人家最后是看着风月宝鉴死的。看这面,王熙凤招手;看那面,一个骷髅头。最后精竭而亡。这说明一个人失精以后,他的神就不足了,不足了以后,就容易被外界的不良信息、能量干扰,这些东西都要去调他的魄。

一个人失精以后,他的神就不足了,不足了以后,就容易被外界的不良信息、能量干扰,这些东西都要去调他的魄。

前面我说中药里面有能调治这种病的,这个药叫茯苓。

梁冬: 茯苓,不是土茯苓。

徐文兵: 土茯苓是广州人煲汤、祛湿热的。但我讲的这个茯苓是松树上结的真菌块。把它切好了,有时候拌点朱砂用。这是通灵的。

梁冬: 朱砂是什么东西?

朱砂是祛邪气的。

朱砂

徐文兵: 祛邪气的。

梁冬: 我看以前那些道士会用这种东西。朱砂是一种矿物吧?

徐文兵: 是硫化汞,它加热以后分解成硫黄和水银,这是古代炼丹的人发现的。朱砂本身的红色叫正红色,跟我们的心血和我们的心神—— “魂”的颜色是一样的。

以前,皇帝御批都是用朱砂,颜色千百年不褪。这是味通魄的药。还有碰到一些魄出了问题的人,中医经常会开点琥珀粉,一克或三克,冲服。

皇帝御批都是用朱砂,颜色千百年不褪。这是味通魄的药。

梁冬: 有用吗?有实践经验吗?

徐文兵: 谁能拍着胸脯说百分之百有用?只能因人而异,这是在讲中医的道理。还有,我们这个厚朴中医学堂其实叫厚朴(pò),厚朴(pò)这味药也能通魄。

如果一个人 “雀阴”出了问题,就会出现一系列的混乱,有的人会梦遗,有的人会白带过多……这些病,中医都有调它的方法。另外,中医还会用到一些矿物药,比如说 “龙骨”——史前动物的化石。

梁冬: 现在药店还有卖的吗?为什么会有呢?我觉得这应该是文物了哦。

徐文兵: 有的是文物,比如在民国初年发现的龙骨,实际上是殷墟甲骨的一些残片,还有安阳出土的甲骨残片,包括龟板、鳖甲的残片。还有一些牛的肩胛骨残片,有些人就把它当龙骨来用。其实真正的龙骨是动物的化石,不见得是恐龙化石,也许是其他的动物经过多少年形成的。中医用它来驱邪气,安定人的魂魄。

中医真的是个非常伟大的行业,里面有着非常伟大的学问,它也通到了整个中国文化太美的序列里面。

龙骨切片

梁冬: 中医真的是个非常伟大的行业,里面有着非常伟大的学问,它也通到了整个中国文化太美的序列里面。

七魄之“非毒”

徐文兵: 现在讲的这个魄,名字也挺有意思的,它叫“非毒”!

梁冬: 为什么叫“非毒”呢?

毒可不见得是害。

徐文兵: 什么叫“毒”?我们经常说“毒害”,以为毒就等于害,一说这人有毒,意思就是说有害。其实,毒可不见得是害。

梁冬: 毒是什么呢?

徐文兵: 是药三分毒。神农尝百草,一日遇七十毒。什么叫“毒”?我们经常说这个人眼很毒,刁钻!手毒!什么意思?凝聚,能够把他的气或者神聚到一点,这叫毒。

能够把气或者神聚到一点,这叫毒。

比如,我们说一面镜子,它对着太阳照,反射的是太阳光。但要是面凸透镜呢?它就聚光!聚光之处的纸片、木屑就会着火,这叫火毒!喝一杯凉水,当这杯凉水凝聚成一块冰你再吃,这就中“冰毒”了。

精气凝聚在一点的时候叫“毒”,但当我们的精气是散的时候,“毒”没什么用。“好钢用在刀刃上”,当人聚精会神、精诚所至的时候,它就形成了一种超强的力量。

当人聚精会神、精诚所至的时候,就形成了一种超强的力量。

梁冬: 什么叫“非毒”?是否就是不要聚在一起?把这个东西给散开?

徐文兵: 人在熟睡的时候,有一个魄在工作,把你身体里面聚众滋事的,不管它是热毒还是寒毒,都给散了。散了、分成小块以后,“吞贼”来了,把它吞了。然后“除秽”来了,把它排除掉。流水线作业。我们经常说“解毒解毒”,什么意思?就是把已凝聚成、快成事的那个东西给散了。只有凝聚才会成毒。有人平常买牛黄解毒丸,我说:“你们可能把‘清热’很肤浅地理解成解毒了。”

“解毒解毒”,什么意思?就是把已凝聚成、快成事的那个东西给散了。

什么是真正的解毒?什么是疱丁解牛?就是从内部把它的结构瓦解了,这叫解。如果从外部给你解开捆绑,那就叫释。我们经常说“你给我解释一下”,我说:“你是让我解一下,还是释一下?”

从内部把它的结构瓦解了,这叫解。如果从外部给你解开捆绑,那就叫释。

还有我们经常说的“稀释”,也是“非毒”。你吃一个菜,盐放多了,齁齁的,过遍水,稀释开了。所以,大家想一想,那些癌症、肿瘤,不就是“聚”了嘛!它就是徒有人在那儿号召,徒有能量在那儿支撑。如果它聚不起来,也成不了气候。

曾有一位年轻女演员不幸去世了,生前她说她演戏、拍电影时曾经五天五夜没睡觉,人都木了。所以,我们要想一想,睡着以后干吗?“非毒”。

很 多人其实是死于无知,死于无觉。

梁冬: 原来我们身上的免疫系统,其实可以拆解成若干功能。

徐文兵: 道家早就发现了它们,而且给予了适当的名称。

自己的身体本来有清除毒素这一套完善功能的组织,你为什么不让它工作?魄就是在晚上睡觉的时候开始工作的,你那会儿去兴奋,去应酬,怎么行?

很多人不是累死的,而是死于无知,死于无觉。

道家管睡觉叫什么?小死。

看一个人身体健康不健康,你就看他早晨那样子。

有些人睡了一天了,甚至八九个小时还是那么累。这说明他身体没产生精。而具有产生这个精功能的,又是一个魄。

人的精气是从丹田这儿发酵的,大肠杆菌、其他的有益菌也在这儿发酵,帮助你把这些糟粕、腐朽化为神奇。这是“伏矢”干的。

梁冬: 不仅很精准,而且很漂亮。

徐文兵: 现在,很多女性是自己发现乳腺癌的,摸了半天,这儿怎么长了东西?再看有橘皮一样的皮肤恶变,到医院检查,做病理切片,发现得癌症了。我们想想,自己的身体本来有清除毒素这一套完善功能的组织,你为什么不让它工作?魄就是在晚上睡觉的时候开始工作的,你那会儿去兴奋,去应酬,怎么行?

我周围有一些朋友,他们先参加晚会,10点钟晚会散了,再去吃夜宵,吃完夜宵再去喝红酒,折腾到凌晨四五点。我一看,就是活活要把“非毒”这个魄弄死,最后让身上开始长东西。

很多人不是累死的,而是死于无知,死于无觉。

梁冬: 所以,很多人不是累死的,而是死于无知,死于无觉,那个觉就是魄。

七魄之“伏矢”

徐文兵: 道家管睡觉叫什么?小死。就是人沉沉睡去以后,好像是死了,其实是在养精蓄锐,在充电、恢复。包括我们说的“吞贼”“除秽”“非毒”都是这样。

道家管睡觉叫什么?小死。

“伏矢”除了清除异物以外,它还要长新东西。早上起来焕然一新,一个鲤鱼打挺起了床,觉得这一天倍儿精神。“一日之际在于晨,我兴致勃勃地要去干事了”,他除了生理 “勃勃”外,心理也 “勃勃”。

看一个人身体健康不健康,你就看他早晨那样子。好多人早上一醒,“哎哟,又他妈一天!”有些人一起来,就是精神焕发、容光焕发的。

看一个人身体健康不健康,你就看他早晨那样子。

梁冬: 有些人睡了一天了,甚至八九个小时还是那么累。

有些人睡了一天了,甚至八九个小时还是那么累。这说明他身体没产生精。而具有产生这个精功能的,又是一个魄。

徐文兵: 这说明他身体没产生精。而具有产生这个精功能的,又是一个魄。

梁冬: 这个魄是什么呢?它为什么可以令我们在一觉睡醒之后神清气爽、兴致勃勃?

徐文兵: 这个魄的名字叫“伏矢”。伏是潜伏的“伏”,“矢”与射箭有关,就是“有的放矢”的“矢”。矢在古代是个通假字,相当于屎尿的“屎”。人的精从哪儿来的?我们都知道脑袋里面是存精的,精髓,但真正化生精气的地方在丹田——肚脐下面,也叫关元,解剖打开后我们叫屎肠子——糟粕潜伏之地。我以前讲过,人干吗要长条大肠?让小肠清理糟粕好了,好的留下来,不好的扔出去就完了。

精气不足了,爱拉肚子了,快去求关元穴吧。

为什么让糟粕在那儿留那么长时间?而结肠、升结肠、横结肠、降结肠还留那儿, “大肠者,传导之官,变化出焉”。什么叫变?什么叫化?有形的物理变化叫变——原来是松散的、聚不成型的,给它捏成块,成个条。化呢?人的精气是从丹田这儿发酵的,大肠杆菌、其他的有益菌也在这儿发酵,帮助你把这些糟粕、腐朽化为神奇。这是“伏矢”干的。

人的精气是从丹田这儿发酵的,大肠杆菌、其他的有益菌也在这儿发酵,帮助你把这些糟粕、腐朽化为神奇。这是“伏矢”干的。

我们说“好汉经不住三泡稀”,吃了就拉,拉了以后,精没了,没有机会去化。还有人出现什么五更泄——大早上起来冲到厕所里面“哗哗哗”,水一样一泻千里。这也是“伏矢”没有很好地工作,没有把糟粕去塑造成形,转化为人的精气造成的。

大肠的功能是什么?首先是有力量的,没有力量怎么把糟粕塑造成形?第二,大肠里面充满了污浊的东西以后,人拉出的屎是细的,跟面条一样,为什么?大肠内部充满了其他异物。所以,通过排便就能判断出一个人心功能、肾功能、大肠功能的好坏。这也是“伏矢”所具有的功能。

梁冬: 《本草纲目》里面有一味药叫人中黄,到底是干吗的?

徐文兵: 利用外界的这些糟粕的东西,把中药放到里面去发酵。也就是甘草放到一个竹筒里面,浸泡到粪池里面去发酵。

梁冬: 它有什么用呢?

徐文兵: 治疗人吃什么拉什么,就存不住的毛病。有些人吃菜拉菜,吃什么饭拉什么饭,最后那大夫说:“你只能吃屎了。”其实他讲了一个道理,就是利用人或动物的粪便,培养出一些对人体内有益的菌群,让它重新有生机去工作。

所谓的污秽和糟粕也就是一线之隔,把它转化得好,你就有精气神;转化不好就变成伤害自己的异物了。

现在,很多人滥用抗生素以后,把大肠里面的菌全杀掉了,还有的人就去洗肠子,根本不给“伏矢”机会。“伏矢”本来兴冲冲出来要工作,突然发现没原料了。其实,所谓的污秽和糟粕也就是一线之隔,把它转化得好,你就有精气神;转化不好就变成伤害自己的异物了。所以正常的人是经过一夜睡眠,早晨五点到七点正常排成形的便,而且排得很爽快。这个时候说明你的精气是足的。老不大便或者要不就泄肚子的人,一看就是精气不足。老不大便或者要不就泄肚子的人,一看就是精气不足。

“三魂七魄毕具,乃成为人。”这就是我们岐伯——黄帝的老师告诫给黄帝的,人除了具备肉身,还要具备“魂魄”——“血气已和,荣卫已通,五脏已成,神气舍心,魂魄毕具,乃成为人。”

所 谓的污秽和糟粕也就是一线之隔,利用得好,同样是宝物。很多时候,我们看待事物要有两面性,也要懂得利用资源。

梁冬: 从这二三十个字里面,我们可以看到中国文化的力量,如此简短的文字,居然能把“一个人怎么成为一个人”这么伟大的问题讲述清楚。《黄帝内经》真是一本太伟大的书!

人如果得了病,其实是身、心、灵都出了问题。

徐文兵: 人如果得了病,其实是身、心、灵都出了问题。现在人都爱做体检,我说你们怎么不做个身检?很多人做完身检,我说你怎么不做个心检?不检检你的魂,不检检你的魄?中医有这一套,需要我们把它发扬光大。因为人任何一个魂魄出现了弱、过亢的问题,或者是失去了这个功能,就会得相关的一系列疾病。

人任何一个魂魄出现了弱、过亢的问题,或者是失去了这个功能,就会得相关的一系列疾病。

梁冬: 我们祝愿每一位朋友都能够身、心、灵得以安宁!

徐文兵: “神气舍心,魂魄毕具!”

Tag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