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康养生网

所谓猝死,就是说他没有意识到自己身体已到崩溃边缘,而把自己当正常人使用,突然就坍塌了。

健康的人不一定长寿,长寿的人不一定健康。

现在人为刻意的呼吸太多了,很多宣扬“深呼吸”的说法,其实如果经络不通却深呼吸,会出现西医所说的“过度换气综合征”。

为什么换了心脏起搏器,就失神了?

活过百岁的人,有什么秘诀吗?

为什么尖嘴猴腮的人不容易长寿?

经文:

岐伯曰:五脏坚固,血脉和调,肌肉解利,皮肤致密,营卫之行,不失其常,呼吸微徐,气以度行,六腑化谷,津液布扬,各如其常,故能长久。

黄帝曰:人之寿百岁而死,何以致之?岐伯曰:使道隧以长,基墙高以方,通调营卫,三部三里起,骨高肉满,百岁乃得终。

梁冬: 前面讲的“魂魄毕具,乃成为人”,还有什么要总结的吗?

徐文兵: 没有了,但是需要强调的一点就是,两精相搏谓之神,那时候产生的是我们魂魄里面的第一个魂,然后它逐渐地发展。按道家理论来讲,人在快出生的时候,最后一个魂儿,就是舍心,比如古代传说里有什么梦龙入腹中啊,文曲星投胎呀,其实那就是“魂魄毕具”的最后一道工序。到了最后呢,人顺产出生。

古代传说里有什么梦龙入腹中啊,文曲星投胎呀,其实那就是“魂魄毕具”的最后一道工序。

一 个一直健康的人突然猝死,一个『药罐子』却活得很长久。看似不可理解,其实极其合理。自以为健康的人常会过度耗费自己,『药罐子』却不会如此。没有偶然,只有必然。

梁冬: 这是传说。

徐文兵: 古代人就是这么讲“魂魄毕具”的。

梁冬: 下面黄帝又开始问他的师傅岐伯,“人之寿夭各不同,或夭寿,或猝死,或病久,愿闻其道”。就说为什么有些人就能活得长,有些人就活得短?那是什么原因呢?

所谓猝死,就是说他没有意识到自己身体已经快到崩溃的边缘了,或者是体内已经潜藏了很严重的病,而是还在那儿把自己当正常人那样去使用,最后突然就崩溃掉了。

徐文兵: 就是生命的质的问题。比如说有人活得很长,但病了一辈子,这叫病久;有的人呢,活得短,而且他不是被慢性病折磨死的,是猝死。

梁冬: 以前我们认为猝死都是偶然性的,其实有可能还有偶然以外的东西。

徐文兵: 没有偶然,只有必然。

所谓猝死,就是说他没有意识到自己身体已经快到崩溃的边缘了,或者是体内已经潜藏了很严重的病,而是他还在那儿把自己当正常人那样去使用,最后突然就崩溃掉了。

老百姓有句话叫“歪脖儿树不倒”,说这个人病病歪歪的,一辈子都在吃药、看病,还活到七八十岁。而有些人貌似很健康,突然得一场病就过去了。

老百姓有句话叫“歪脖儿树不倒”,说这个人病病歪歪的,一辈子都在吃药、看病,还活到七八十岁。而有些人貌似很健康,突然得一场病就过去了。

梁冬: 你怎么解释和看待这种病病歪歪,还能活很长的现象呢?

徐文兵: 首先,一个病病歪歪的人,他不会把自己当成那种过度健康的人去使用。我们说“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”,人家会听;而那个猝死的人,就是貌似健康,对这些话不以为然的人,他就不听你的。

有一种本事叫藏精不漏

梁冬: 这时,黄帝的师傅岐伯就说:“五脏坚固,血脉和调,肌肉解利,皮肤致密⋯⋯”一个一个讲吧, “五脏坚固”何解?

徐文兵: 人又想健康又想长寿的条件是什么呢?岐伯回答的都是排比句,四个字一句话。第一,五脏坚固。

梁冬: 我们以前说过,“脏”就是“藏”嘛,那坚固是不是指它像口袋一样能扎得住呢?

“固”就是不泄漏、不释放,什么叫固若金汤?就像用熔化后的铁水浇铸成的东西一样坚固。

徐文兵: “固”就是不泄漏、不释放,什么叫固若金汤?就像用熔化后的铁水浇铸成的东西一样坚固。

五脏本来是 “藏精气而不泄”。如果你五脏不坚固的话,那就老是在那儿泄,在那儿漏,漏的是你的精。这些精又是支持你长寿,活到天年的物质基础,物质基础没了,五脏一空虚,人不可能长寿。

梁冬: 大部分人都认为“肾藏精”,但你说的意思是:其他几个脏也在藏精,各藏各的精。

五脏的每一个脏,是藏精的器官。从根本上说,根是脑髓,本是五脏坚固。前提条件就是不要漏精。

徐文兵: 脑髓、骨髓、脊髓都是精髓,是藏的本质的精,它慢慢渗到各个臟 腑器官里。而五脏的每一个脏,又是藏精的器官,这是中医的一个理论。《黄帝内经》讲,从根本上说,根是脑髓,本是五脏坚固。也就是说前提条件是不要漏精。

梁冬: “坚”和“固”有什么区别呢?

“固”是不漏,“坚”是充实。

徐文兵: “固”是不漏,“坚”是充实,摸上去不是那种虚虚囊囊的感觉。我们经常说这个人囊膪(nāng chuài)一个,就是说这个人不“坚”。

像夫妻之和一样

梁冬: 那“血脉和调”如何解释?

所谓的调和就像两口子吵架一样,你脾气大的时候老婆就声音小点;老婆脾气大的时候,你就声音小点,这样就调和了。

徐文兵: 我们经常说调和调和,什么叫“和”呢?“和”代表“不同”。另外,“和”不是平,它是一人一半儿的,但是在不同的阶段,可能你多点儿,我少点儿。还有,走在血管里面的是血,走在血管外面的我们叫气。如果血渗到脉外面了,就变成了我们的体液。所以,它也有一个进出多少的过程,这叫调和。

梁冬: 所谓的调和就像两口子吵架一样,你脾气大的时候老婆就声音小点;老婆脾气大的时候,你就声音小点,这样就调和了。

肌是发力的肉,肉是放松的肌

梁冬: 什么是“肌肉解利”?

徐文兵: 肌是发力的肉,肉是放松的肌。“肌肉若一”就是一人一半,所以健康之人,他的肌肉该用力的时候就发力,不用力的时候很放松。“专气致柔,能婴儿乎?”像婴儿一样有弹性。

健康之人,他的肌肉该用力的时候就发力,不用力的时候很放松。

夫 妻之『和』 有时候在于,你脾气大的时候老婆就声音小点,老婆发火的时候你就轻声细语一些。养生之 『和 』、生命之 『和 』的智慧都如同这样。

这个“解”,相当于松懈的“懈”、懈怠的“懈”,就是说我是能放松的。

梁冬: 什么是“利”?“解”和“利”又有什么不一样呢?实际上,《黄帝内经》里面的每一个字都很值得和大家分享,比如说“肌肉解利”中的“解利”二字还不一样,解是“解”,利是“利”。

徐文兵: “解”是肌肉放松的一个状态。什么叫“利”?要想知道“利”,你就要知道什么叫不利?

我见过有人做治前列腺病的广告,画个水龙头在那滴滴答答,水不出来,这叫小便不利,就是不通畅的意思。如果肌肉不利,里面就疙疙瘩瘩,特别粗,会出现死肉,肌肉纤维化、条索化的情况。

如果肌肉不利,里面就疙疙瘩瘩,特别粗,会出现死肉,肌肉纤维化、条索化的情况。

梁冬: 我们去做足疗的时候,经常好多地方出现一个个小颗粒那样的东西,这也是不利。

徐文兵: 所谓肌肉,有“我能紧张,招之即来,来之能战,战之能胜,挥之即去”这么一个过程,需要我发力时,我能发力,发完力呢,松得下来。有这样的肌肉说明身体经络是通畅的。

很多人的肌肉就是死肌,摸上去吧,它老处于一种发力状态,不松懈。摸进去以后就感觉到疙疙瘩瘩的那种小颗粒,严重的叫条索化,或者叫纤维化,这叫不利,会产生气血不通的问题。

真正的腹肌该发力的时候能绷起来,该放松的时候也挺硬。

有很多病人,一摸他们的身上疙里疙瘩的。我说:“你这是有瘀血,气血不通。”他说:“不是,我练过肌肉,这是我的腹肌。”我说:“腹肌我见过,该发力的时候能绷起来,该放松的时候也挺软。你这根本就是老绷着不放松,只有通过按摩、针刺的方法才能让它变得‘解利’。”

我发现练肌肉的人有一个通病,弱不禁风!因为练肌肉分级别,“我是哪公斤级的”,为了保持体重,他要通过特殊的锻炼方法,把自己的皮下脂肪(我们叫皮肤的“肤”)练没了。肤是干吗的?保温的,防止“外贼”侵犯的。这些人把脂肪燃烧掉,变得有皮无肤。快到比赛了,他最怕的就是感冒,可他这么练就是容易得感冒。所以,治他们的病时,我就说,“你们练歪了,练偏了,练了一身死肉”。

练肌肉的人有一个通病,弱不禁风!快到比赛了,他最怕的就是感冒。

别看我柔,但是,我这个柔就像用鞭子打人一样,那个力和气能传导到末梢上,特狠。

水龙头没关严或坏了就会滴滴答答,人的身体出毛病了也一样。

柔 软的力量常常胜过刚硬。就像软鞭,力和气传导到末梢,特狠。

道家的观点是什么?别看我柔,但是,我这个柔就像用鞭子打人一样,那个力和气能传导到末梢上,特狠。现在很多人得什么胃下垂,或者是瀑布型胃的毛病,就是吃完以后整个肚子就囊起来了,这叫什么?“光解不利”。他就没有收缩回来的力量。这都是暴饮暴食、吃饭不注意造成的。

胃下垂、瀑布型胃,都是暴饮暴食吃饭不注意造成的。

脂肪就是你的精

梁冬: “肌肉解利”之后就是“皮肤致密”,什么是“皮肤致密”?

徐文兵: 皮是表皮。大家能看到的表皮这个纹理,叫理。理的本源是沿着玉天然形成的纹路去雕它、琢它、切它、磋它。我们能看见的叫理,看不见的叫腠。腠是细胞和细胞间的间缝。

脂肪是你的精,它可以到骨髓里面去,充盈脑髓,填精益肾。

如果你的皮肤“致密”,那虚邪贼风就进不来。这个肤就是皮下脂肪,我们现在一谈脂肪就色变,恨不得把这个脂肪全部给刮掉,对脂肪恨得要死,妖魔化。实际上,脂肪是你的精,它可以到骨髓里面去,充盈脑髓,填精益肾。还有,我们说这个人肤如凝脂,什么感觉?珠圆玉润!晶莹透亮、吹弹得破。所以说,中国人的审美是建立在健康基础上的,绝对不是那种畸形病态的美,不会把自己练得那么拧巴、扭曲、变态。所以,“皮肤致密”是你长寿的一个重要条件。

“皮肤致密”是你长寿的一个重要条件。

内外运行都要正常

梁冬: “营卫之行,不失其常”是什么意思?

徐文兵: “营”指气血在血管里面流动,“卫”是指细胞间的那个气,叫保卫你自己的气。我们《伤寒论》第一方叫桂枝汤,桂枝汤是干嘛的?调和营卫,治自汗——营卫开泄了,就是皮肤开泄了。

相对桂枝汤,麻黄汤是什么?当人受寒以后,皮肤就会收缩,但同时也把寒气逼进体内去了。怎么弄?开门逐寇。一发汗,腠理一打开,把寒邪逐出去。所以吃完了麻黄汤,人会出汗或者是冷汗涔涔,出完就好了。

“营”指气血在血管里面流动,“卫”是指细胞间的那个气,叫保卫你自己的气。

桂枝汤跟麻黄汤的不一样在哪儿呢?桂枝汤是人受寒以后皮肤没有收紧,反而又发烧,但是有自汗——就是稍微活动一下就出汗了,其实是有点漏了,这个时候,我们讲“营卫不太和了”。本来卫气的意思是“阳在外,阴之使也;阴在内,阳之守也”。本来我应该把你护住,结果却担不起这个责任来,那我怎么办?用桂枝、生姜去提高你的卫气,用酸寒白芍去收敛一下你的营气,再加点大枣和甘草平和中焦、补益中气,这就是“调和营卫”。

桂枝汤与麻黄汤分别是什么时候用?

生命是个节奏

梁冬: “呼吸微徐,气以度行。”什么意思?

徐文兵: 这句中还有一个“徐”,我们老徐家的“徐”。有的人说我说话慢,因为我姓徐嘛。

梁冬: 有人说我比较酷(cool),因为我姓梁。

徐文兵: 什么是呼和吸?这就说到了吐纳。健康的人,他不需要张口抬肩地大口吸气、呼气,因为他呼吸的腔道里没有痰浊、瘀血堵着,所以他进出气都不费劲。

另外,细胞里的气跑到血里面再跑到细胞间里面也没有阻碍。比如说氧气进去,浊气、二氧化碳、废气出来的过程就没有阻碍,表现的就是气很顺!你在他鼻子下面放个纸片,那纸片不会哗哗哗地乱动。

不健康的人呼吸很粗、很重,你坐在他旁边都能听见他在那喘。

相反,不健康的人呼吸很粗、很重,你坐在他旁边都能听见他在那喘。有些人还会表现为不正常的呼吸,最常见的一种叫善太息,就是老喜欢叹气。常有这样的人,他自己还不觉得,别人看这人怎么就这样了。其实,心情郁闷、肝气郁结就会导致他出现这个问题。他的呼吸有两大特点,第一,不是微,而是张口抬肩的大动作;第二,呼出去的气很长,吸进去的气也很长,呼和吸之间还有一个停顿,这不是“徐”,徐是指呼吸很慢。

梁冬: 我听说有一种道家的补气方法,如果你气不够的话,就呼一下,然后吸两下。

徐文兵: 吸吸呼嘛。你早上去公园一看,很多人在练吸吸呼。有钱人吃人参,再有钱吃野山参。穷人怎么补气?吸两口呼一口。这其实调的是一个呼吸的节奏——生命是个节奏。

有钱人吃人参,再有钱吃野山参。穷人怎么补气?吸两口呼一口。这其实调的是一个呼吸的节奏。

梁冬: 这话很深刻。

徐文兵: 你还没说话,我听你呼吸那个喘气声,就大概知道你的身体状况如何。一听这人,喘气都喘不匀,进气多,出气少。

梁冬: 按照这个节奏来说,很难说进去的气和出去的气不一样多吧?

徐文兵: 不一样,关键是现在人为刻意的呼吸太多了。现在,好多节目都是说“深呼吸,深呼吸”。我说,如果经络不通,你又要他深呼吸,会出现什么结果?西医管这个叫“过度换气综合征”。就是觉得自己身体里面的气不够用,但又没办法去调它,就强迫自己去深呼吸。好比你们家暖气管子堵了,你不解决它堵的问题,光在锅炉房给它加压,最后把暖气管压爆炸了。

现在人为刻意的呼吸太多了。好多节目都是说“深呼吸,深呼吸”。如果经络不通,你又要他深呼吸,会出现什么结果?西医管这个叫“过度换气综合征”。

一般怎么调这个过度换气综合征呢?拿一塑料袋套头上。其实就是让他放弃意识,恢复自我的呼吸。如果你不用这个方法,唯一的方法就是一个——睡觉去!睡觉放弃意识,让心神自个儿调呼吸。

人睡着以后,呼吸是变的,醒的时候,呼吸的节奏和睡着时不一样。另外,通过站桩,你会发现慢慢呼吸就匀了、通了,甚至会咳出几口痰。原来吸气吸不到丹田,在那儿站了半天,嘿,吸到丹田了。就像海浪拍沙滩一样有个节奏,到时 “啪”就把它拍走了,正好打在那个点上,简单粗暴,直接冲破。这是靠神去调的。

睡觉也是调呼吸的一个办法。

梁冬: 心神。

徐文兵: 我的理解是:心神是整个身体节奏的把握者,好像那个音乐指挥家一样。以前,我老觉得指挥家没干什么,永远在做一件事情,画三角,画三角……我想,不是有乐谱吗?大家看着拉就完了嘛!还要他干吗?后来我知道了,指挥家是在统一大伙的心神。

心神是整个身体节奏的把握者,好像那个音乐指挥家一样。

梁冬: 很多人都觉得心脏就是一个跳动,泵压的一个地方。换了这个心脏起搏器之后,就失神了。为什么呢?

徐文兵: 我们说心藏神。心怎么跳?号脉的时候,我们第一号“心率”,就是一分钟跳多少下。另外,要号 “心律”,其实就是号心跳的一个节奏——律动。

心是靠先天的神明去调的。我该做什么工作了,见到美女了,心情激动了,它跳多少节奏?跑步的时候多少节奏?休息吃饭的时候多少节奏?它会自主地调节。你安上心脏起搏器呢?它就按照人为设定的频率去调。其实,我们的心不光是在跳,心还会颤,比如房颤。

为什么换了心脏起搏器后,就失神了?

有时,我号有的人的脉,能感觉到他不是这种“up and down”,他是左右的,还会颤,这种人都受过大的惊吓。

任何惊吓都是对神明的干扰,中医有句话叫“怒则气上,恐则气下,惊则气乱”。乱是乱什么?乱到神明了。我有一个病人,一号他的脉,颤得厉害,我说你是不是受过什么大的惊吓?他说:“徐大夫,我撞过一次车,差点过去。从那以后,就落下这么个病根儿。”

任何惊吓都是对神明的干扰。

梁冬: 像这种情况通常怎么调呢?这是调神的问题吗?

徐文兵: 就调那个神,调那个节奏。所以,这个“呼吸微徐”讲的是个节奏。在“呼吸微徐”的状态下,气就能按照健康状态运行,就好像一个波浪打一个波浪,打得特别远。

梁冬: 这就是传说中的无为嘛!你不要去干扰它,你自己的身体自有一种智慧。

什么叫 “气以度行”?就是说气的流动也有一个波浪,有一个节奏,是处在“呼吸微徐”这种状态推动下的。

徐文兵: 我们上物理课的时候,都学过长波、短波。什么叫 “气以度行”?就是说气的流动也有一个波浪,有一个节奏,是处在“呼吸微徐”这种状态推动下的。

《道德经》管这种呼吸叫“橐龠(tuó yuè)”。“橐龠”就是风箱,你拉风箱,外面空气进去;你一推风箱,这个口闭合,那个口开,然后空气就打到灶里。

我小时候的主要工作就是拉风箱,自打有了电吹风机以后,我就解放了。如果心脏给一个节奏,肺给另一个节奏,比如你心情特别激动的时候,肺的呼吸就跟不上,心和肺本来是相克的,火克金嘛!所以,当你呼吸微徐的时候,你吸进去的清气就能走得很远,渗得很深,这就叫健康。

如果你呼吸浅、呼吸短、呼吸急促的话,身体就要出问题。

当你呼吸微徐的时候,你吸进去的清气就能走得很远,渗得很深,这就叫健康。

梁冬: 所以,人家学量子物理学的都说“生命就是个波”嘛!炒股就是炒波段。我们以前认为这是偶然现象,但其实是整个点上不对。

徐文兵: 生命就是个波,而且踩着点很重要,否则,就像我们经常说的“一步错,步步错”。

生命就是个波,而且踩着点很重要,否则,就像我们经常说的“一步错,步步错”。

不是自己身上的肉长不住

梁冬: 接下来讲“六腑化谷”。请问什么叫六腑?

“呼吸微徐,气以度行,六腑化谷,津液布扬。” 这种句式是汉朝的,就像是一首汉赋!读起来真是很好听。

徐文兵: 六腑是胃,小肠,大肠,膀胱,胆,三焦。

“化”是分解、转化的过程。你把猪肉变成了大块、小块,变成了乳糜,这叫“消”。消完了以后呢,又把它分解成氨基酸。氨基酸再重新组合成人的蛋白质结构,这叫“化”。从消到化,这是性质的变化。

什么叫“五谷为养”,就是把外界给你的“谷”转化成你的“精”、你的“气”。我们整天说吃饭,吃饭是吃五谷!菜和肉是下饭的。现在人改了,吃菜吃肉不吃饭。

菜和肉是下饭的。现在人改了,吃菜吃肉不吃饭。

梁冬: 饭是为了让这菜没那么咸,太油啦,实在太油了。

徐文兵: 所以,前面讲了“五脏坚固”,这边讲了你能把外界给你的那个“谷”,转化成你的“精”、你的“气”,这是维持你的健康和长寿的一个必不可少的条件。

说起来,化谷很简单。举个例子,我们嚼馒头,吃一口馒头觉着甜。这就是化了,为什么呢?唾液本身就有酶——唾液淀粉酶,能把多糖的淀粉变化成单糖。多糖不甜,单糖甜。当人饿的时候吃口馒头,哎哟,吃出甜味了,好!能化谷!

“消化消化”,其实消是消,化是化。这个“化”呀,正好能把一个异类化成自己的同类。老百姓说不是自己身上的肉长不住!

梁冬: 要想知道自己健康不健康,怎么办呢?拿一碗米饭或者拿个馒头,好好地嚼一下,感受一下它的甜味。相信很多朋友,早已久违了那样的快乐。

徐文兵: 大家老说“消化消化”,其实消是消,化是化。这个“化”呀,正好能把一个异类化成自己的同类。老百姓说不是自己身上的肉长不住!很多人说吃这个、吃那个,我说你怎么不关心能不能化得了它?你要是化不了它,吃进去都是毒药!而最容易化的就是五谷。

很多人说吃这个、吃那个,我说你怎么不关心能不能化得了它。你要是化不了它,吃进去都是毒药。而最容易化的就是五谷。

有 些东西,你能消化,就能滋养身心;化不了它,就是毒药。

活得好,要靠“活水”滋润

梁冬: 什么是“津液布扬”?请问“津”和 “精”,有什么不一样?

比较黏稠的叫“液”,比较清稀的我们叫“津”。

徐文兵: 比较黏稠的叫“液”,比较清稀的我们叫“津”。“津”和“液”都属于精气神的“精”,都归于它。

除了“津”和“液”的这种形态,“精”还有半固体状的,比如说脂肪,那也是精;骨髓、脑髓,这也是“精”。所以,由半固体转化成液体,就变成了津和液,比较黏稠的我们叫血液、唾液。

当你六腑能化谷,喝进去的水也能转化成自己的体液。再加上肾精和所吃的五谷之精,都变成了津和液!你就会非常健康!但是,如果津和液是一潭死水的话,那就不健康了,很危险。可爱的岐伯在这儿说了一句话, “津液布扬”。

如果津和液是一潭死水的话,那就不健康了,很危险。

梁冬: “布扬”就是那种气运南山、渗在全身的感觉。什么叫“布”?就是遍布、分布嘛,平均分配。

徐文兵: 恐怖的“怖”,就是这个“布”,加一个竖心儿。“怖”是什么?就是一种恐的感觉散布到全身,甚至是整个空间里面。本来,“恐”是心里面发紧,先“恐”后“怖”,一下颤栗到全身了,那叫“怖”。

津液布扬后,眼睛不干,鼻子也有黏液,但不会鼻涕连天,因为有黏液的滋润,当你吸进去灰尘,就把它粘住了。

“津液布扬”就是说,六腑化谷以后,就像老公在外面挣钱了,交给老婆,老婆一吸收,这是脾!脾干吗呢?把它输布到全身,哪儿需要送到哪儿。这样,眼睛不干,鼻子也有黏液,但不会鼻涕连天,因为有黏液的滋润,当你吸进去灰尘,就把它粘住了。

你去干漱口,一会儿就唾液满口,津液润泽,这就是把津液给你输布到全身的结果,也能让你的皮肤水润。

还有,你去干漱口,一会儿就唾液满口,津液润泽,这就是把津液给你输布到全身的结果,也能让你的皮肤水润。现在人都用什么保湿液,从外面弄。如果津液能够布扬的话,不用这些,你的皮肤自然就是润润的,想不润还不行。

还有,水的性质是什么?往下走,是润下的。那我们全身如果没有这个正常功能的话,就会变得上面水肿、下面干。所以,“津液布扬”后面用了一个字——“扬”。就是把水从地下抽出来,然后扬出去,让它输布到高处,这叫“布扬”。

“津液布扬”后面用了一个字——“扬”。就是把水从地下抽出来,然后扬出去,让它输布到高处,这叫“布扬”。

梁冬: 所以,一个人的头发如果发干的话,就说明身上水汽的布扬功能不足。

徐文兵: 好多人说头发出油不好。有人说,得癌症的人头发才是干的。确实是,人到临死的时候吧,头 发全跟过静电一样,一根儿、一根儿直棱棱的,特别干,特别燥。所以,现在头上出油,说明你还健康,津液还在布扬。

头上出油,说明你还健康,津液还在布扬。

中医保健的根本

梁冬: “各如其常,故能长久。”我觉得这句话很厉害。“各如其常”是什么意思?

五脏就该坚固!六腑就应该传化!如果是这样的话,就“故能长久”。这句话,我建议大家一定要写下来,念一念。

徐文兵: 该怎么样,就怎么样,五脏就该坚固!六腑就应该传化!如果是这样的话,就“故能长久”。这句话,我建议大家一定要写下来,念一念。

其实,这段话就是中医保健的根本。好多人说,你们中医治不了病,你们保保健还行。这么说也行,但是保健的思想和目的是什么——“故能长久”。

什 么事情,都要看得长远。

人体好风水

梁冬: 黄帝曰:“人之寿百岁而死,何以致之。”什么意思?

徐文兵: 在这段话前面,黄帝问的是普通人一般能活多少寿啊?六十或者六十多?怎么保证?这段话黄帝问的是什么?普通人群里面一些活过百岁的人,他们有什么特殊的秘诀吗?

活过百岁的人,他们有什么特殊的秘诀吗?

梁冬: 岐伯曰:“使道隧以长,基墙高以方。”

徐文兵: 岐伯说,从面相上或者从遗传上来说,这些人就跟别人不一样。

首先,他们 “使道隧以长”。“道”鼻子,鼻腔,“隧”,隧道。也就是说,长寿的人鼻子、鼻腔比一般人要高、要深、要长。

长寿的人鼻子、鼻腔比一般人要高、要深、要长。

梁冬: “基墙高以方”是什么意思呢?

徐文兵: “基”是地基,“墙”是在地基上面垒起来的那面墙。基墙反映在脸上就是两颊、下巴。

我们经常说这个人 “天庭饱满,地阁方圆”。地阁方圆就是 “基墙高以方”。像尖嘴猴腮、尖下巴的人就不大容易长寿!

为什么尖嘴猴腮、尖下巴的人不大容易长寿?

梁冬: 有很多女青年本来脑门还挺宽阔的,“刷刷刷”,整容了。

徐文兵: 那叫折寿嘛!“楚王好细腰,宫中多饿死。”

梁冬: 很多女主持人都是这样子的。

徐文兵: 追求一种病态的东西,把自己的寿给折了。为什么呀?“基墙”其实代表的是我们的胃。我们咬食物时,咬肌的高点叫颊车——下颌关节。我们咀嚼的功能就在这儿。

所以,“基墙高以方”的人消和化的功能强,能够很好地把后天的五谷转化成自己的精气神。

“基墙高以方”的人消和化的功能强,能够很好地把后天的五谷转化成自己的精气神。

这两句话很简单,但是说了两个事。“使道隧以长”,鼻子通的是气。“基墙高以方”,吃的是米。“米“上面一个“气”,整个合起来就是一个“气 ”(气)。这些人气就足哇!

《道德经》里说 “谷神不死,谓之玄牝(pìn)”。 “玄”指空气,“牝”是吃饭。一个通天气,一个通地气。天气地气一合,人当然就长寿!

梁冬: 所以,鼻子这个地方是天,嘴吃的是地,中间这段叫人中。天地人,这是三才。

自己体检的智慧

梁冬: “通调营卫,三部三里起”,什么意思呢?

“三部” 有脉,“手三里”“足三里”隆起代表了气足,胃、大肠的消化功能好。这样的人一般身体没啥问题。

徐文兵: 前边说过了调和营卫,意思是说在血管里流动的气血和血管外流动的卫气,它们第一是通的,另外它俩是和的。调就是调和嘛!营卫不和就会出现漏汗,不停地漏自己的精气。如果它是通畅,又是调和的,就能保护身体不受外界的侵害,这叫通调营卫。

另外,“三部三里起”是我们讲的检查自己、病人的经络腧穴后发现的一个体征,它不是病症。什么叫三部?我们号脉叫上、中、下三部:上部要摸一下颈动脉,中间呢我们摸一下手,下面我们要摸一下跗阳脉。

如果人表现出的是:起,有脉,而且有一些隆起,那他的气就是足的。三里呢,有人把它叫“足三里”“手三里”。足三里代表了胃的消化功能,手三里代表“大肠的传导之官,变化出焉”,也具有一个化的功能。所以,一看这上、中、下三部有脉,再一摸手三里、足三里处肌肉是隆起的,或者你能感觉到那有气,就说明身体没啥问题。

梁冬: 金庸武侠小说里的武林高手,连太阳穴都是鼓起的。

金庸武侠小说里的武林高手,连太阳穴都是鼓起的。

徐文兵: 练不同的功后,就有这样的反应。

长寿之人的相

梁冬: “骨高肉满,百岁乃得终”,就是说你一看有些人的眉骨很高,然后肉又很充实,就有长寿的可能。

看有些人的眉骨很高,然后肉又很充实,就有长寿的可能。

徐文兵: 好裁缝给人做衣服,打眼一扫,给你一量,有的也不用量了,大概一看,衣服就做得挺合适。但有一些人,裁缝一看便开始做,但做出来的衣服总是穿不进去。什么原因呢?骨高肉满,这些人就是骨架子,肌肉跟一般人不一样。

依 据中医来看,古代的相面术并非完全没有依据。因而,看待事物不可完全持完全怀疑态度。

梁冬: 怎么个“骨高肉满”法呢?

徐文兵: 骨头有一种狭义的解释。“骨”指的是什么?就是颅骨,天庭饱满,是说它是隆起的,而且前额很高。

“骨高肉满”,既代表肾精充足,又代表后天之气也充足。这些人一看,哦,长寿的命!

还有个解释,骨高是指“印堂”,这儿也是鼓鼓的。肉满是什么?肌肉是丰满的,不管它在发力还是不发力都是满的。以前我们讲的肌肉满壮,也是这个道理。骨,代表肾;肉,代表后天脾胃。

所以,“骨高肉满”,既代表肾精充足,又代表后天之气也充足。这些人一看,哦,长寿的命!

不能说古代的相面术完全没有根据。

梁冬: 所以,不能说古代的相面术完全没有根据,其实,很多的相面术也来自于中医的一些基础。我们有这样的内脏,才会有这样的外在表现。

徐文兵: 你有物质基础,才会有这个结构,才会诞生相应的气血流通的方式,才会产生你的 “神”或者是你的思想。这是符合唯物辩证法的。

“骨”指的是什么?天庭饱满,就是颅骨是隆起的,而且前额是高高的。

Tag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