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康养生网

一个人如果在100岁的时候,能够得体而优雅地谢幕,算有福之人。

鼻子自己具有清洁功能,洗鼻子是画蛇添足的行为。

支架、搭桥、心脏起搏器,这些后天人为的做法只能临时救急,不是神明掌握的节奏,终究会出问题。

看了很多孩子的病,其实应该扎针、吃药的是他的爹妈。

经文:

黄帝曰:其不能终寿而死者,何如?岐伯曰:其五脏皆不坚,使道不长,空外以张,喘息暴疾;又卑基墙薄,脉少血,其肉不石,数中风寒,血气虚,脉不通,真邪相攻,乱而相引,故中寿而尽也。

折寿的原因很简单

梁冬: 下面,我们讲述《黄帝内经·灵枢》篇里“天年”的最后一部分,做一个收尾的工作。我心中是眷眷不舍啊!

得了脏病,人就会折寿。

在前面,我们讲到了一个生命的战略规划问题:10岁怎么样?20岁怎么样?以十年为一阶段,一直讲到了90岁、100岁。我们想一想,一个人如果在100岁的时候,能够优雅、得体而完美地谢幕,我觉得这是人生比较好的一个境界。

生 命中,享受舞台的过程充满激情,谢幕也可以同样的精彩而美好。

徐文兵: 算有福之人。

一个人如果在100岁的时候,能够优雅、得体而完美地谢幕,我觉得这是人生比较好的一个境界。算有福之人。

梁冬: 所以,在结束的时候,黄帝就问了一个他非常关心的问题:“其不能终寿而死者,何如?”

徐文兵: 这个终寿,我们叫天年,两个甲子。为什么有些人活不到这个岁数?黄帝的老师岐伯说了第一个原因——“岐伯曰:其五脏皆不坚。”

梁冬: 什么叫“坚”?

徐文兵: 我们说五脏“藏精气而不泄也” 。六腑是什么?“传化物而不藏”,它是更虚更实的这么一个传导的过程。你看我们的胃肠道都是平滑肌,它有一个扩张收缩,它是软的。藏精气那个匣匣呢,它是坚固的。那五脏如果不坚,就会出现什么问题?漏!第一说明心、肝、脾、肺、肾不充盈,至少没充盈到那个“坚”的状态;第二说明它可能有遗漏的东西。要知道五脏所藏的精,是你的物质基础,支撑着你的命,就像盖楼打的地基一样,地基不牢,就盖不了多高的楼。

梁冬: 精不足,地基不牢,有可能是天生的。

五脏所藏的精,是你的物质基础,支撑着你的命,就像盖楼打的地基一样,地基不牢,就盖不了多高的楼。

徐文兵: 后天也有伤害啊!

梁冬: 伤害到什么?

徐文兵: 伤害到你的肺,伤害到你的肝,伤害到你的肾,这些都是伤害到你的脏啊。人要是得了“脏病”的话就折寿了,折得厉害了。

梁冬: 就是五脏皆不坚的时候。

保护好自己的鼻子

徐文兵: “使道”我们前面说了,“使道隧以长,基墙高以方”。这个“使道”呢,我们姑且解释为人督脉下面的这个鼻子。鼻子有什么作用呢?第一,温暖冷空气,你吸入冷空气,它帮你先加热,不会伤到、直接呛到你的肺;第二,它有个过滤功能,它把那些灰尘啊什么的脏东西给挡在外面。它越高越长,你的过滤系统就越好。

先天鼻子的通道不长,后天又遭到人为地破坏,这也是短寿的原因。

梁冬: 按道理说,既然鼻子是一个有效的过滤网,那为什么很多人每天要洗鼻子呢?

徐文兵: 洗鼻子的人啊,我觉得有点儿画蛇添足,多余。

鼻子越高越长,人的过滤系统就越好。

梁冬: 那为什么鼻子可以不用洗呢?空调都要洗过滤网,为什么鼻子不用洗呢?

徐文兵: 你自己在流鼻涕呀,你自己在清洁。正常的鼻子,都能过滤那些灰尘或者加温。鼻腔有黏液,它是我们精的一部分。这个精会出现俩问题,一个是你过多、不停地流鼻涕,这样的话,你记忆力会衰退,你会漏精;第二,没有鼻涕,鼻腔是干的。正常人的鼻子是干什么的?分泌正常的鼻腔黏液,然后过滤一定的灰尘、脏东西以后,一擤鼻子,没事儿了,这不就是在清洗自己的空调吗?您干吗还动手哇?这叫人为,这叫“伪”。

鼻子自己具有清洁作用,洗鼻子是画蛇添足的行为。

梁冬: 为什么人会有鼻屎呢?

徐文兵: 鼻屎就是鼻涕呀,就是鼻黏膜干燥了以后结的,这是一种病态。还有,像女人的阴道都有自然分泌的黏液保护自己。有的女人为了干净,天天用那些所谓洁阴的东西洗自己,洗到最后怎么了?真菌感染,她人为地把自己天生的黏膜保护层给破坏了。

鼻 腔有黏液、阴道有黏膜,这些都是人本身具有的最有价值的保护层,根本不需要外在的协助,人为的破坏是相当愚蠢的。记住:自然的总是最好的。

什么叫阴阳?就是说外面阳的时候我会阴,外面阴的时候我会阳,就是保持一种好像走钢丝时的平衡状态。所以你看那个鼻腔,它既能加温,还能湿润。很多人在气候湿润的南方待惯了,突然到干燥的北方会不适应。但健康人过一段时间他就适应了,一到干燥的时候他就开始分泌一些黏液,自然调整。

什么叫阴阳?就是说外面阳的时候我会阴,外面阴的时候我会阳,就是保持一种好像走钢丝时的平衡状态。

梁冬: 所以,当鼻腔比较长的时候呢,对于人的呼吸功能是有帮助的。

徐文兵: 当然有帮助了,有长寿的基础。

呼吸急促的人要特别注意

梁冬: 那“空外以张”呢?

徐文兵: 鼻子短的人,就好像有个特点:你从上往下看都能看见他的鼻孔儿——“空外以张”。

梁冬: 鼻孔儿露的人面相不好,原来出处在这儿。

鼻孔儿暴露的人,说明他的呼吸系统有问题。

徐文兵: 鼻孔儿暴露的人,说明他的呼吸系统有问题。

梁冬: 欧洲人的鼻子长,亚洲人的鼻子短。

徐文兵: 生长在寒冷地带的人,鼻子一般都高,都长;多风沙的地方,人眼睛偏小,睫毛长,就是适应环境。

梁冬: 所谓长得好看,也是要由外部环境来造就。什么是“喘息暴疾”?

所谓长得好看,也是要由外部环境来造就。

徐文兵: 鼻孔儿露的人,呼吸的时候他跟健康人不一样。真正健康的人呼吸是什么?均匀、绵长、深远。你把一张纸放在他的鼻子底下,你都感觉不到那个纸在动。

梁冬: 为什么?

徐文兵: 深。跟他相反的人都是什么?喘,喘息。呼吸的时候张口抬肩,呼吸的节奏快了。然后就是这种“暴疾”。什么是暴疾?就跟人打呼噜一样,突然一口,深一脚、浅一脚的那种状态。

真正健康的人呼吸是什么?均匀、绵长、深远。你把一张纸放在他的鼻子底下,你都感觉不到那个纸在动。

梁冬: 有的人,你总是感觉到他气喘吁吁,一惊一乍的。

徐文兵: 这些人身体都不好。真正健康的人都是呼吸比较平、比较和的。我前面不是讲过节奏嘛。肺有个功能,中医叫“肺主治节”。什么叫“治节”?肺是调整人的身体节奏的一个重要器官,我们管它叫相辅之官。就像踢足球的时候,踢着踢着,说后边中场赶紧组织队员来回倒脚,调一下节奏,就是让进攻变得一波一波的。所以,肺如果调整好呼吸的节奏,人就活得长。好比搞匀速跑的人跑得长。如果他跑起步来,突然快启动,再突然慢一下,完了,跑不了多远。

所以,肺的功能如果出现“喘息暴疾”,这个人活不了太长。我经常观察我的病人或者是我周围的人,往那一坐下,你就听见他们呼吸声音很大,我就知道这人有问题。在那一坐都听不到这个呼吸的人,这个人是高人。

观察我们周围的人,往那一坐下,你就听见他们呼吸声音很大,那这人身体有问题。在那一坐都听不到呼吸的人,才是高人。

梁冬: 静若处子,才能动若脱兔。

徐文兵: 补充一点,我经常告诉别人,锻炼身体有三点:第一要调形,就是摆什么姿势;第二要调息,调呼吸的节奏;第三个最高境界是调心。

静 若处子,才能动如脱兔。

先天不足,后天好好补

梁冬: “又卑基墙薄,脉少血,其肉不石”,讲的是什么?

徐文兵: 这就要说到遗传了,一个人开始是什么?“以母为基,以父为楯。”当你母亲给你提供的基础“卑”——不牢的时候;当你的父亲给你提供的这防护身体的栅栏,或者叫屏蔽的院墙不坚固、不厚的时候,你的先天就不好,你要想活120岁的话,那就要后天调得特别好。

当你母亲给你提供的基础“卑”——不牢的时候;当你的父亲给你提供的这防护身体的栅栏,或者叫屏蔽的院墙不坚固、不厚的时候,你的先天就不好,你要想活120岁的话,那就要后天调得特别好。

还有,我们说一个人长寿,他的面相叫“使道隧以长,基墙高以方”。他这个基墙是什么?地阁方圆、天庭饱满。所以,我特别喜欢那些有奔儿头的孩子,大奔儿头。这也是基和墙牢固的一个外在表现。

梁冬: “卑基墙薄”的话,就会“脉少血,其肉不石”。这个“石”,有些版本上说是石头的“石”,它其实是通实在的“实”!

徐文兵: 我们说肌和肉,放松的状态叫肉,发力的时候叫肌,就是说首先你得有那块肉,咱们再说发力。生活中,很多人是没有肌肉的。怎么检查?手上指头一合,虎口这儿是不是鼓起一块肉?很多人这儿是凹下去的,没有肉。再者,像什么重症肌无力、肌肉萎缩的人,都叫“其肉不石”。如果一个人“其肉不石”,你就知道他的脾气虚到一定程度了。因为什么?脾主肌肉。

少受风寒多增寿

梁冬: “数中风寒”的意思是什么呢?

徐文兵: 为什么会“数中风寒”?保卫你的那个卫气弱了。卫气由三个构成,一个是肺气,一个是中焦之气(就是我们吃饭那个气),它们叫后天之气,还有一个是先天的元气。这先天的元气、后天的饮食之气、呼吸之气合而为一,统称卫气。

如果“数中风寒”,你就要折寿的。

当卫气弱了,身体对外的防御功能就差了,所以外面一有“风寒暑湿燥火”六淫的变化,你就容易得病,老得病。病好靠什么?靠元气,调动你的元气把这病邪赶走,你就要额外地比别人消耗很多东西。所以,如果“数中风寒”,你就要折寿的。

梁冬: 数中风寒之后,人就会“血气虚,脉不通,真邪相攻,乱而相引,故中寿而尽也”。

徐文兵: 血气虚呢,首先是一个虚证。到脉不通呢,里面就会出现瘀血。本来是好血,但好血待那儿老不动,就变成什么?瘀血,由虚证变成了实证。脉不通的话,轻则末稍循环出现障碍,重了则会出现什么冠心病、心肌梗死。开始是体的问题,到最后就是影响我们生命的心的问题,中医管这叫真心痛——就是说旦发夕死,死得很快。这时候也说脉不通。现在医学做什么?支架,搭桥。你脉不通了嘛,我这给你扩一下,临时救急很有效,但长远地我们想一想,为什么那儿气血过不去?造成你“血气虚,脉不通”的原因是什么?基墙的问题、数中风寒的问题、喘息暴疾的问题。

支架、搭桥、心脏起搏器,这些后天人为的做法只能临时救急,不是神明掌握的节奏,终究还是会出问题。

你想一下,喘息的那个波,呼吸运动的气血,必须准确地打倒那一点或瘀血上,如果乱了,节奏就乱了。就如同人工心脏起搏器一样,节奏不是神明掌握的那个点,过几年问题还会出现。

处 事要跟着自己的真心走。

梁冬: 所谓的心主神明,它其实讲的是——心就是整个身体节奏的总控制器。

现在人都非要拿那个后天强迫的混账意识去控制自己的心,非要把它的节奏给打乱。

徐文兵: 你要跟着它的点儿走。现在人都非要拿那个后天强迫的混账意识去控制自己的心,非要把它的节奏给打乱。本来心说你要慢一点儿,你要缓一缓,他就说我要加班,我要去跑步,我要去锻炼。强迫自个儿上跑步机,然后死在跑步机上,这时候心就没法弄了,最后结论是“真邪相攻”。

为什么人半百后总活在痛苦中

梁冬: 什么叫“真邪”呀?

人到半百以后就活在一种内乱当中,整天身体都在打架,真邪在相攻。一会儿东风压倒西风,然后西风再压倒东风,总是活在痛苦当中。

徐文兵: “真”是你的元气,“上古天真”,养的是你先天的元气。孟子说了:养吾浩然之气。但是你“数中风寒”,然后“血气虚”,身体里生了自己的“内贼”。外贼加上内鬼都是“邪”。“邪”最后跟谁打仗?不都跟你先天那种天真的元气打仗嘛。

所以,人到半百以后就活在一种内乱当中,整天身体都在打架,真邪在相攻。一会儿东风压倒西风,然后西风再压倒东风,总是活在痛苦当中。

梁冬: “真邪相攻”时,我们的身体就变成了一个战场,红方面军和白方面军赤诚相见,打成一团,这叫“乱而相引”。

徐文兵: 打到最后,结果就是乱成一锅粥。很多去找我看病的人,基本上都病到一定程度了,身体都是一团乱麻。乱到一定程度呢,就会形成一种邪神,就是那种邪气。它有根据地,会长出症瘕积聚,给大本营提供营养。然后,它会发出信息和指令去干一些事情。很多人练气功练偏了,会感觉到气流在瞎走,有奇怪的幻听、幻视、幻觉,我们叫走火入魔了——“乱而相引”。什么叫导引?在神的指引下,或者是在通神懂医的人的指引下,把身体的气血归到位。第一要归位,第二要到位,这叫导引。

Tag: